漫游扑克之旅(48)

漫游扑克之旅(48) 0001

疯狂了!疯狂得让人难以置信。到处都很疯狂。在每个开始的牌桌上都感觉有3到7人,尽管很多人在很早的时候为尽力登上顶峰而濒临破产,但当进入决赛桌时拿着大量的筹码,通常比那些知道自己牌在什么位置上的人拿到更多的筹码。嗯…..是时候认为他们的玩法可能更适合锦标赛吗?这样做过时了吗?世界扑克系列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最快的方式和赛场,但是有两场比赛可能比任何人能想象的都大。现在通过这些比赛相当困难。通过比赛并获得机会是在你有用来换得需要筹码的钱时才能做到的。均值比过去几年更加重要(均值是每个竞争者平均的筹码数量),此时唯一最重要的事情是你有好的'X'(或者像Dan Harrington著作中写到的'M',意味着你的CPR,或者“每轮成本”摊入到你的筹码中)。知道你的'X'带来很多你的决定,但是现在它在Jones书中一直得到关注,认为是关键的事情。

当通常的方式看起来是用最差的东西进入彩池并从中吸出时,你如何保持领先者的眼光看待比赛?新的战略和计算战略都是有条理的。(David Sklansky)的 “杀死比尔”所产生的想法不再只是初学者和高级选手们的惯用手法,而它已经装进每个选手的兵器库中,加上面对大量网络合格者和电视观众业余爱好者,他们本身不知道他们的牌在什么地方,这增加了危险。事实上他们可能不知道如何分割他们的筹码或者撇看他们的牌!

我刚回到城里,昨晚在商业锦标赛中玩了一晚(天堂Holdem),你开始的筹码是1500,第一级别的盲注是25-25。大约4年前这个比赛有很多筹码,但是现在你玩牌可能只有500的筹码!大约有500个参赛者,两次休息之后我们不到100个竞争者了!现在我们很多人希望我们的比赛就是这样!现在每场比赛开始几个小时里会大量减少参赛选手,这已经成为正常的事情了。

在200-400的级别中,ante注是50,我的筹码有8500,我在大盲注位置拿到As2c,有一个选手剩下2150的筹码在前面勉强进入,按钮跟注2650的筹码,此时翻牌来了Ad-10s-5d,我下注900,不是非常喜欢我这手牌,但是也愿意跟注其中的一个选手,因为我知道如果其中的一个选手有很大的同花抽牌,他们会全押,而不想过牌,并且肯定会用这手牌跟注,即使拿到一手10c-9d的免费牌。当然如果他们中的一个有A,我要不会在这手牌上碰到好运,要不就输掉2000多,但是那是问题之一,当你有“更多”筹码时是一个问题-好的问题,而不是你要逃避的问题。第一个选手没怎么犹预就超出我的赌注全押,我认为他可能拿到类似Ac-8c这样的牌,但是我无论如何也要跟注他。现在按钮考虑了25秒也一起全押。现在很难想象我拿到的是最好的牌,因为我认为他们其中的一个拿到同花抽牌,而另一个一定有A和一个边牌,所以考虑了大约40秒之后,在与跟注的想法做了45秒斗争之后,我盖牌。哦,理性思维多么悲哀!开始勉强进入的选手翻开KcQc而按钮翻开Jd2d-哈我猜对一半!转牌来了一张费牌,河牌出现一个Ks,KcQc不仅赢牌了而且在这手牌接下来的一手上有个小的“冲动”,在短时间获得大量的筹码。如果你面对一个思维理性的选手,没什么像不可理解的玩法能让事情变对!在他收集彩池时说:“到我该回家的时候了,我累了!”

一轮之后我在大盲注的位置上拿到6900的筹码,此时另一个选手,一个年轻的看起来很认真的选手,从8000筹码堆中拿出1200的筹码加上,按钮不假思索的用类似数量的筹码跟注,我看看9c9h的底牌,并决定筹码处在中间玩这手牌,那时我的筹码数量只是必平均筹码多一点,如果他们跟注就意味着在后面的锦标赛中自掘坟墓。我全押下注6100多筹码,第一个不高兴的扭动3分钟,然后在看到我们的底牌之前说是10-10(最强的牌!),但是按钮很快跟注并骄傲的翻开Ac-10s。A-10?不同花?喔!现在这是非常乐观的情况,如果我有一个A,他会不得不击中10,如果我有对牌,他就很受压迫。更可能让人想到的是他是否这样考虑过,要冒着锦标赛生命的危险用支离破碎的烂牌下注?他们可能知道疯狂所占据的分量,在翻牌前跟注有抽牌的意图?不,我不这么想!我相信他单是在玩牌,根本没有想到这个情况。我总是建议不要试图玩牌对抗一个明显的对手,这列举了原因。翻牌出现了KcKhQd,盖掉10-10的选手说“A”,他叫牌的技术立即得到回报,一个A在转牌中出现。一个10在河牌出现,我向出口走去,试图找到更好的方法玩这手牌。在那个事实出现之后,我只是希望自己盖掉这手牌,坚持为另一天而战斗,但是那就像星期一下午的四分位,一旦你看到你玩牌方式带来的结果就会知道正确的玩牌方法。德国医生Bode总是说“最可能发生的结果…就是已经发生的结果”,他又对了!

在出门的路上Raymond Davis问我发生了什么,我用Barry Shulman暗示的嘟囔声作以回答。谁能说什么?Raymond有22,000的筹码,当我在第二次休息时问他是怎么做到的时候,他说:“你知道如果我在那个阶段还在锦标赛中幸存,我一定有很多筹码!”那是真的。Raymond是网络疯子之一,他知道他去的地方一定有很多手牌,而且愿意冒风险,进行欺骗,那会让Carlos Mortenson 或Phil Ivey笑话。

他上个月在Bellagio里的25,500参赛费比赛中第一天后是筹码领先者之一,有190,000筹码,在那天要结束时我问他估计已经玩了多少手牌了。他想了一分钟后回答说72%,但是那是因为有一个发票员,他根本不能玩。他在其他的对手中把Gavin Smith淘汰,他告诉我让他难忘的一手牌是对抗Robert Williamson出现的。Robert在200-400盲注,50ante注时,在按钮位置加注,Raymond在大盲注上用6d3d跟注,翻牌出现J65,Raymond过牌到Robert下注2400,Raymond加注到4800,Robert再次加注到很大的数量。现在Raymond说Robert讲他已经玩太多手牌了,警告他说他盯上他了。就在下一手Robert再次加注,Raymond重按钮位置用AQ再次加注他,Robert又加注他,他们把所有的筹码都放到彩池中间,两个选手都亮出了AQ并平分了彩池。接着下一手,Robert又一次用AQ加注,Raymond只是用66跟注,翻牌出现一个大的Q和一个6,Raymond打败了Robert。哦!多么快速的步伐,多么快的结果!眼前像蜜蜂一样繁忙激烈,而没有蝴蝶般的舞姿出现!

直到下次…好好玩牌,好运同在!
编者提示: 明星扑克有我们最高比率的锦标赛,看看为什么。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