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扑克之旅(49)

漫游扑克之旅(49) 0001

我在天堂Holdem锦标赛中看到Frank O'Dell,并问他去年他到哪里了,他回答说他是时候出来并为世界扑克系列做热身了。我怀疑他一直在家里忙着在网上淘金。他有一块让人垂涎的WSOP手镯,但是还想要另一块!

我也问 “蛇” Kevin Blakely说这个Blakely在女士无限注比赛中有不俗的表现,他说那是他的女儿。谁说从其他人那里得到建议不重要?

我看到Al "sugar bear" Barbieri在决赛桌连续发起攻击。他是个危险的对手,因为他有无所畏惧和无情的攻击类型。我在过去写过他玩过的几手牌,我在以后可能会对他玩的几手牌多说些。

现在WSOP的赛场规模如此巨大以至于每赢一场比赛都该给两块手镯。哦,那不会发生的,我敢肯定!在时间表上仍有两个“买手镯”的比赛:7月12日的50,000美元HORSE比赛和5,000 2-7低报再买入比赛,它在7月25日举行。如果你闲着额外的100,000,你可以在这两个比赛中开火!现在我看起来对这两场锦标赛在态度上有些轻视,但是事实是老的“WSOP”战场上挤满了几个扑克游戏中最好的选手,现在那里特别迎合“MIS”,就像Daniel Negreanu叫它们-在无限注holdem中周转的专家们,把精力集中在上电视节目上,用一些网络经验围捕打猎赢得奇迹的手镯。有一天当无限注holdem玩得很多,就像比它技术更熟练的兄弟游戏-彩池限注游戏一样。大部分选手们看起来没有留心的事情是在现金游戏中的赢家通常并不在最好的锦标赛选手堆中。

我仍记得当你习惯于走过Binion的锦标赛区域而到现金游戏区域,此时这里提供一个不是非常流行的扑克形式,麦克风里会这样宣布,“这是你赢得手镯的一次机会,只有14位选手注册参加今天的比赛!”哦,他们希望有多多啊!除非你通过水晶球去看未来什么样,看看加手镯的市场策略怎么样,否则现金游戏看起来对你的银行资金更加重要,会带来好的结果。

我总是希望的一件事是他们会告诉你记分卡真正的情况如何――换句话说,Doyle Brunson参加了多少比赛而有多少对手赢得他的手镯?同样看看Johnny Chan 和Phil Hellmuth,当然还有前20名选手。

过去20年里有两个主要的因素帮我决定是否在比赛中玩牌。在数学方面,我总是希望得到大约40比1的回报率---这个数字是我通过考虑以下数字得到的,这些数字是第一和第二名奖金之间的一半除以我的买入。在人的方面,我总是看我存活并拿到前要开火多少次。钱没有保证,你不得不有很多次都是第二手时开火才能保你兴旺,这看起来要付很大代价-我不用看验尸报告就知道这一点。

船长Tom Franklin有个所有选手都知道的名字,它有一次ESPN上显示出来,并没弄错,但是然后我们再也没有听到过-他把它们叫做“一时的惊奇”。

久经考验并获得成功的John Juanda告诉我几年前只要有锦标赛形式的比赛他不会管提供的是什么游戏。他认为,他能学会任何游戏,并在锦标赛中继续获得成功,因为他知道如何玩锦标赛,那比能玩任何特别的游戏更加重要!现在那是非常有趣的观点,它出自巡回赛上最成功选手的大脑和嘴里的话。它再次被提起,很多好的现金玩家犹豫成为锦标赛选手-事实是大部分现金玩家不能在锦标赛中做得那么郝,就像最好的锦标赛选手在现金游戏中不能做到最好一样。

Eric Seidel是个讨厌有人想看他底牌的人,但是当他意识到只是看一些算计好的牌不可能玩好扑克时渐渐接受了它。

当然看底牌更可能在电视上全都展现出来并详细研究他们的暗示,但是选手通过自我观察并努力转变暗示或变得接近没有任何暗示的境界。没有暗示是理想的状态,但是事实上又有多少人能实现?毕竟我们都是人,我们对每件事情做出反映和再反映,甚至当我们希望把它隐藏在我们的衣服后面时也会表现出来-还记得吗,几年前在一些锦标赛中他们给一些选手安置心脏监视器?

我最近在新泽西并看了“决赛桌是” Lee Nelson在3个决赛桌上单个踢出每个对手。他如何得到这个绰号,“决赛桌”?桌上有6名选手,6名选手和7名选手-7个选手的决赛桌是今年在澳大利亚百万没有比赛中的一场比赛,我作为Fox Sports网的员工在比赛中忙碌着。一连在3场重要的决赛桌上为了每桌100,000多美元而把所有对手踢出比赛的机会是多少?我告诉你,很难计算,而且几乎难以置信。如果你在对决中一连击败16位选手,几率超过64,000比1,但是如果你开始每桌对抗的都是几个选手概率是多少?我算的最接近的几率超过400亿比1,那是在十亿中的B。那可能吗?我希望数学家过来修正我的计算,因为我难以相信我看到的数字,我试图保守的计算。这些年你玩了多少个3场比赛的决赛桌?那看起来也不太可能。救命!这个家伙在边缘上玩牌?那是玩牌的规模水平?显然不是。他只是一个40岁以上的老家伙,我知道他把今天的赛场踢到明天。他可能是地球上最不知名的超级明星。你不会在世界扑克系列中看到他,因为拉斯维加斯的夏天不和他的口味。但是你可以在欧洲锦标赛中看到他,当然你还有机会在明年的澳大利亚百万美元比赛中再次看到他,那时他有机会卫冕他的皇冠。

直到下次,好好玩牌…好运同在!

编者提示: 获得真正的好运,在全倾斜与最好的选手们对抗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