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扑克之旅(50)

漫游扑克之旅(50) 0001

这些天看起来每个人都在讲述着Puggy Pearson的故事,我自己就知道很多,但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与扑克没有多少关系!我认为最好的一个故事是Mike Sexton几年前在玩高尔夫球的过程中说的有关Puggy的故事。我能想起与这两个人名字相联系的唯一的扑克故事是追溯到1983年的来自拉斯维加斯的一段记忆,Stardust在那个很早的年代有非常多的大型锦标赛。我们三人都参加到很多无限注无限制再买入的锦标赛。在Puggy桌子周围有很些波澜,因为他接连把所有筹码都押注在一个彩池里,只要他拿到一些类似的牌就这样做-每次都输掉。在再次买入和很多次都这样下注之后,传来消息Puggy已经惊人的买入了13次之多。现在13次不是再次买入的大数字,但是在当时这在300美元的比赛中是未曾听说过的数字,那意味着这个人不重视钱,或者我应该说这个人不以正常的眼光看待钱。对于Puggy很明显钱只是他这个职业的弹药-如果他花了很多钱,他就知道他可以从那里补充回来,再回到牌桌!Puggy没有在这场锦标赛里玩得很久,我可以告诉你这一点。我也告诉你当Puggy离开时受到很多人的爱戴,但是在牌桌上根本不可爱。

我进入决赛桌,还有Johnny Chan, Freddie David, Sailor Roberts, Mike Sexton, Pat Callahan和 Dennis Waterman都在其中,还有谁我不记得了。Sailor几乎每手牌在每个位置上都加注,很快他的前面堆起筹码,来了一手特别的牌,他只是跟注。我仍记得跨过牌桌看Mike,我认为我们都在挣扎着要大笑出来-那就像他竖起大旗告诉别人“我拿到A对牌!” Mike用77勉强跟进,我用55勉强跟进,现在一个没有多少能力牌的选手注意到要有一副大加注的画面出现,Sailor再次加注,我们的对牌都盖掉了。另一个选手跟注,翻牌中有一个7,Mike感到实在太便宜Sailor了,但却没能进入翻牌。

当我们进入第四手牌时,我仍记得一手我在小盲注位置上拿到的牌,我用Jh10h加注,Johnny Chan-这是他赢得他的第一个世界冠军之前的比赛-看着我并说,“就让我看一下,要看到一个A,我会立刻跟上你!”让我觉得有趣,在所有我和Johnny参加的电视节目中,所有我和他一起玩牌的牌桌上,这是我所听到他说的只是令人感到威胁而没用的话。他在摄像机前会自我轻视,在Morongo娱乐场(而后在NBC的周日超级杯上看到过)赢得一场大比赛后的20个月前他走到我的牌桌上,坐下来吃午餐并说:“我打赌你认为我几年前刷过盘子,并从来没有赢过一场大赛。我饿的要死!”他然后点了三份午餐!可能他只是在开玩笑?

总之,我认为对于一个两次赢得世界冠军并一次又一次赢得世界扑克系列手镯的人来说非常奇怪。Johnny也在Stardust里继续赢得这场锦标赛,在下个世界扑克系列上Yosh Nakano(现在是脚踏车俱乐部的高限注主持)在Johnny赢得的第一个世界冠军之前和我打过一个赌,他的赔率是35比1。这是两个我被迫喜欢并做决定赌注中的一个。另一个选手排在45比1,这个人可能在当今我的读者记忆中是个非常久远的人物-Betty Carey。

到了1983年Puggy Pearson也开始对双陆棋感兴趣。我在拉斯韦加斯一家乌烟瘴气小俱乐部里和他玩了一局规定200元一分的棋,并让他占了6,1掷点的第一步优势。你要知道我也是世界上最好的双陆棋玩家之一,Puggy,当然有时Puggy会通观全局,你发誓他会发现错走的一步,然后你发现了这一点!而另一方面Puggy是个大骗子,他希望他的钱有好的进展。几小时之后,我积累了大约2000美元,不得不进入很久的商谈,再商谈,谈着我们玩牌的期限-当提议继续完时我头晕目眩。他每个小时都会说老话“我要拿着我的球回家”,如果他只是呆在那里玩牌我会继续给他更多的机会-在持久战中我固定在每场每点上让他13-10-现在是这样的局面世界冠军要被迫放弃一块大肉,我的对家在这场哑剧中开始愤怒,而我辛苦、辛苦,最后在6小时左右的玩牌之后试图赢了2600美元。我大约一个月之后又和他玩了一次,在第一掷中固定让他6-5,这次我赢得比较少,5个小时里只赢了800美元。有时和Puggy玩就像摘玫瑰花-这些花可能看起来很漂亮,但是你最好要小心它的刺!

在最近的杂志文章中,Bob Ciaffone说些锦标赛决定,让我说些令我苦恼的事情,这些事情经常会没留下痕迹就走掉了。有太多比赛的结构都非常简单,很难指出不好的地方-不只是很多锦标赛达到这样一种境地,当选手们有些数学知识时大部分决定有数学来驱动,他们成为拿牌的竞赛-或者用白话说-“拥挤的竞争”。Bob说了这样一种情况,他拿到50,000筹码处于筹码领先者,第二名拿到25,000的筹码。盲注是800-1600,ante注200。如果我们考虑每轮的成本(Bob技术是4,000)它的10倍,我们看要想有希望玩牌你的面前就要有40,000的筹码。问题是在35名选手中只有一个人的筹码多于40,000!很可能没人有足够的筹码玩牌!随着每个比赛的玩牌成为越来越高,组织者没有注意到少数抱怨的人的愿望,玩扑克没有重点-最特别的是奖金额很接近。很多比赛中都几年来一直使用的盲注水平被省掉,而锦标赛员工做出保守的时间表-这个愿望是让他们回家,在不到10小时里整场比赛就结束了-无论比赛开始有多少人参加!Alan Goehring用他最近的WPT胜利作为讲坛说了相对于盲注需要的筹码以及他如何用这个作为选择玩比赛的主要指导方针。

在Bob故事中我自己的版本是,我最近在洛杉机脚踏车俱乐部参加一个锦标赛,当437人参加的比赛剩下13名选手时成为筹码领先者-在不到8小时的时间里。我有85,000的筹码,而盲注是1500-3000,ante注是500,或者一轮8000,平均筹码少于40,000。在一轮没有获胜的牌之后,我拿70000玩了一手,在第一个位置上拿到KK。我下注8000进入彩池,一路盖牌到Frank Rite,他在大盲注的位置上全押下注。我跟注,他翻开A9,来了AAQ,我废了,而他继续赢得了锦标赛。两手牌后我在小盲注的位置上拿到AA,一个选手用22全押,台面摆出J6627,我被淘汰到的12位。这两手牌给我打击之后,我无论如何也要回家了,但是观察到更重要的事情是组织者不想选手们进入他们的比赛。只要网络和电视继续为他们提供新的竞争者,他们就会高兴-当时就会高兴。

直到下次—好好玩牌,好运同在!


编者提示: 进去看看,你是否会在天堂扑克的任何一个无限注Hold’em锦标赛中买入13次-他们全天都运行比赛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