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顾问角 (62)

扑克顾问角 (62) 0001

编者语:除了是一个扑克爱好者,赌博专栏的作家和讲师以外,John还是国家注册心理顾问,并在Pennsylvania的家中开有一间事务所。他从西弗吉尼亚州大学获得了文科硕士学位,在Lock Haven大学得到心理学学士学位。你可以安排和他面谈,口头预约或者通过carlisle14@hotmail.com的“扑克顾问”信箱提问题。

亲爱的扑克顾问:我在派对扑克的大型多桌锦标赛中剩下的最后两桌中是筹码领先者。翻牌前在我前面的加注和再次加注,让我用口袋A全押。当我被一个拿到口袋对8的家伙在转牌中形成的三同牌给击败时,我的筹码领先地位被削去一半。两手后,当我在翻牌拿到坚果顺牌,只见对手在河牌翻开他的2对牌形成一手大满贯让我淘汰出局。我的梦想从赢得一个巨大的工资日变成只拿到很少的几美元。在你的栏目中,你写有关情绪以及如果控制它们。奇怪的是当我输掉时我一点情绪都没有。我只是惊愕的仍旧坐在电脑前。那看起来我一点情绪都没有。-来自Bill P的电子邮件。

“情绪”这个词可能更好的被描述为对震动事情的真正状态。事实上,表面上“情绪”状态里,尖叫和流泪可能要比坐下来凝视更健康一些。随着选手们被淘汰和你的筹码越积越多,你的预期已经根植到你的脑海里。你的思想已经开始庆祝,计划如何处理大量的奖金。当这个大的奖金在两个很快的狠狠击败之后看起来像是被从你的兜里抢走一样时,你的思想只是过于被这种情况压制住了以至于情绪的浪潮没能爆发出来。然而你可能认为自己没有情绪,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你的情绪太多以至于你不能触动了。你实际上被情绪麻痹了。在清除这种失望的过程中,空虚充斥着你的心理。麻痹作为一种保护占据了我们。尽管如此,这些情绪不只是被驱散到了稀薄的空气中。你不可避免的要处理厌恶、失望、怀疑,以及对于你过早被淘汰而带来的气愤。如果你不能建设性的消除这些问题,它就会以无助的方式在工作中、日常生活中和你未来的游戏中发泄出来。考虑到这是非常严重和有害的情况。为了与之进行斗争,你把这些情绪从你的圈子中消除才是重要的。花些时间让一切平静下来。与扑克中的老手,你的好朋友谈论一下你的玩牌和结果。他们的宽慰和建议现在对你来说非常有用。而且,一段时间以来,由于这次惨痛的失败,在你的头脑里都会有扑克的负面印象。你不得不再次学会信任并喜欢上扑克。再次进入比你通常玩的游戏低一些的买入击败玩牌。在你赢些钱时,把精力集中在你的自信和喜欢玩牌的层次上。你要恢复到正常的精神状态并成为更强的扑克选手还要很长的路要走。

亲爱的扑克顾问: 我真的非常喜欢叫做高筹码扑克的电视节目,那里明星们都玩真实的现金游戏。我在家庭游戏中玩了一段时间的无限注锦标赛了。当那不是锦标赛时,看到职业选手变化的思想和风格很有趣。我现在有兴趣开始玩些现金游戏。-来自PokerPac 的在线论坛帖子

GSN的高筹码扑克事实上是个非常精彩的扑克节目。太多扑克业余选手都不能理解在现金游戏和锦标赛被的结构所带来的不同风格和心理变化。与不断增加盲注来迫使行动的锦标赛玩牌有很大不同,支付结构鼓励累积筹码,在支付时间表的高峰选手们因为奖励而愿意冒更多的风险。高筹码扑克是一个让我真正看到大现金游戏的节目,其中有扑克的精锐份子参加,如Doyle和 Greenstein,他们会拿着大量的钞票。在这个特别的节目中打动很多人的一件事情是职业选手中是多么轻松的用平均一些人的年收入(或更多)下注和欺骗!这强调你要玩在经济水平上让你感到舒适的级别是至关重要的事情。想象一个每年只赚$30,000,冒着口攒肚挪的钱坐在牌桌上。像Daniel Negreanu这样的选手会不断给新手施加压力迫使他放弃很多彩池。他们意识到这样的事实,“平均工资的Joe”玩牌很恐惧钱,在中间位置过分维护钱而不敢冒险。同样的情况在任何一个级别的游戏中都是一样的。在我开始玩牌阶段,我记得一步一步从低限注($2/4限注)向更高级别投资($4/8,然后是 $5/10)。我的玩牌随着每上一个台阶而愈加谨慎,因为我要从资金中拿钱直到我再度找回信心并适应这个级别。不要让这发生在你的身上。开始玩小的游戏,慢慢的积累你的资金,同时建立自己的信心。如果你玩家庭游戏路线,找那些你觉得和他们玩舒服的人一起玩限注或无限注买入游戏。几次游戏之后,你实际上可能准备寻求下个级别的游戏。尽管你不能达到在GSN看到的那个级别,这些家伙们经常会仍出$100帐单,你会发现自己玩很认真的扑克并享受不断提升级别的快乐。

继续保持提问!! Carlisle14@hotmail.com

编者提示:在 伦敦扑克俱乐部开始不断攀登。今天就加入吧!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