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顾问角(63)

扑克顾问角(63) 0001

编者语:除了是一个扑克爱好者,赌博专栏的作家和讲师以外,John还是国家注册心理顾问,并在Pennsylvania的家中开有一间事务所。他从西弗吉尼亚州大学获得了文科硕士学位,在Lock Haven大学得到心理学学士学位。你可以安排和他面谈,口头预约或者通过carlisle14@hotmail.com的“扑克顾问”信箱提问题。

亲爱的扑克顾问:我实在忍受不了。当我在锦标赛中被淘汰时,我才明白自己该怎么做。当我一连被狠狠击败时,特别明显。当我在锦标赛中失败时,如何让自己保持清?-来自Estaban 的电子邮件。

我总能听到各种这类的问题。很多很多扑克选手看起来都要试图“避开”他们的情绪。一次失败之后,每个人都想不受其影响,保持某种情绪水平。不幸的,家伙们,我们很简单难以做到这一点。我们竭尽全力,也不能掌控我们的情绪和我们的反映。毕竟,我们不是机器人。当我们看到我们希望的一手要获胜的大牌被狠狠击败或很差的玩牌破坏掉时,我们禁不住去体验一些失望、气愤和厌烦,尽管如此,我们能平衡控制的是情绪波澜产生的影响和强度。想象开始缓慢滚动的石头滚下小山。如果我们让石头不受限制的滚动下去,它很快就会像脱缰的野马,随着它在斜面上越滚越快就会失去控制的跳跃起来。尽管如此,如果我们引导这块石头,那就是不同的情况了。如果我们挖好沟渠,在它滑下山的过程中使其迂回转折,它就相当好处理了。如果有很高的草铺在它下滑的路上,它也会减速下滑。当我们在牌桌上体验到失望时,情绪的巨石从山上滑落下来。在它倾斜下滑时不受控制的巨石会很危险,产生气愤、自我怀疑、绝望和/或者放弃。你的目标不是要停下巨石,而是要控制并减速。做到这一点的一个方法是通过敏锐的认知过程。这包括深入思考你的情绪。让你的反映平静下来,试图查明根源。你对自己生气还是对很差的决定生气?因为你已经开始考虑如何使用这笔奖金才让你感觉更加的失望吗?你因为依赖了没有把握的扑克比率而让你产生混乱、不一致或不信任的感觉?你一旦缩小识别情绪的范围和彻底剖析情绪根源,你就可以花时间去再思考并逐一解决。这是你的情绪公式,它可以当作高草和沟渠来帮助你控制岩石的轨道。目标不要确定在完全没有情绪反映上。那永远不会实行。作为人,体验各种情况下的情感是非常自然和健康的事情。你的目标应该是控制情绪起落浪潮,以确保他们的结果是有帮助的和积极的,或者至少不会产生破坏作用。

亲爱的扑克顾问:我昨晚在明星扑克 玩牌,单桌比赛。台面上亮出8-8-J-J,其中有两个方块。河牌来了一个黑桃10。选手们过牌-过牌-过牌。有个纨绔子弟突然全压进入。这让我惊讶。因为我只有最大的Q玩牌,我几乎立刻盖牌。然后我进入思考模式试图想指出这个家伙手里的牌。他过牌的路线看起来不像是大满贯的做法。我还有很多时间。在我自动盖牌之前的一两秒,我按下了跟注的按钮。当筹码都推向我这边时非常让人兴奋。这个家伙手里拿着口袋4,它被桌上的牌盖过了。他完全欺骗。我的Q边牌拿下了彩池。事情是,我知道我在现实生活中的游戏中不会跟这样的注。我在现实游戏中玩得更谨慎。-来自GirlGuy的电子邮件。

是什么让你在现实游戏中玩更谨慎的扑克?你怎么知道你在现实对抗中不会对同样的赌注下注?我认为这可能是因为网络中的匿名行为。它会比我们曾愿意接受的玩法对我们的游戏产生更多的影响。简单看,在我们玩现实桌游戏时,其他人的感觉印在我们的脑子里。即使我们试图说服自己不是那种情况,我们在牌桌上的一些行动被事实染上色彩。你的信息是你在现实游戏行动中不能对那个家伙做出跟注行动,因为如果你亮出最大的Q而对手亮出大满贯或铁枝,你会很尴尬。你的内在心理表现出很强的自我怀疑,你担心你的形象受损。网络为我们和我们的玩牌带上了面具。我们不必真的面对任何对手,除非他们偶尔会在信息栏中发出信息(那也是无声的)。凭着隐藏的感觉,我们觉得至少可以用不同的方式玩牌。很多人用这个方法作为试验田。选手们会比以前的玩牌玩得更大意。人们试图在危险的位置上大胆欺骗。人们也会试图好奇的跟注一些牌。

在这个例子中,你最终证明跟注是好的选择。尽管结果对你来说是正确的,我怀疑你的动机是否是好的。你描绘出对你的猜测你不情愿的按动鼠标这样的画面。那听起来肯定不会像在肯定的读懂基础上肯定的跟注那么好。事实上你肯定的说你在现实游戏中的同一个彩池里会盖牌,这强调了你不清晰的动机。不要让网络面罩的影响严重的改变你的玩牌。这是很多选手在网络输掉现金的陷阱。勇敢的跟注是伟大的,但是要确定你的思想和读牌是非常肯定的,那是你在线玩牌还是现实玩牌的主要动力。

继续保持提问!! Carlisle14@hotmail.com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