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OP报道 – 那么这是你的第一次?

WSOP报道 – 那么这是你的第一次? 0001

在今年世界扑克系列第三个第一天晚上时,目前扑克迅速成长的一部分玩家已经在世界系列的赛场上变得非常认真起来。进入亚马逊房间的在线扑克室衬衫的数量非常多,而且不只是来自主要的几个在线网站。牌桌上看到7、8个在线扑克玩家一点也不稀奇,还是一些房间的名字说实话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也送选手参加今年的比赛,延续了从2002年开始的传统。

然而,新鲜血液的流入,其中也伴随着很多错误发生。因为Harrah非常讨厌在名字中有“.com”的字样,很多选手不得不用尽量匹配的彩条修饰他们的衬衫、帽子和夹克来掩盖不愉快的“com”,把它从摄像机前拿掉。虽然着引起玩家们的一些小争议,他们非常同意Harrah不想在这次未判决的在线情形立法上冒犯政府。这样你会看到很多扑克室却没有希望看到的“.com”字样。

我们捕获到的另一个问题是在线玩家在现实游戏中非常缺乏经验。当他们玩在线游戏时,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很快的点击鼠标,赌注(或加注)都是现成的。然而这在现实扑克世界里很难,在很多情况下,领班人员被叫到桌前向玩家解释他们简单的没有把筹码推向彩池中间,那样才算他们的行动(加注、跟注或其他的)。据锦标赛主管的联合规定(这是世界系列玩家需要遵守的),玩家必须事先口头宣布他们的行动,然后把大量的筹码推进彩池。如果没有这样的声明,那么行动被视为跟注。这对很多犯这样错误的在线玩家来说是一堂非常艰难的课。如果他们在第二天或者更早时候犯这种错误,它可能就是他们不能继续比赛的失误。

在玩家们走出亚马逊扑克室去吃晚饭休息的时候,有些人员伤亡报道。尽管今天的比赛看起来大约有1/4的玩家遭淘汰,但是“开个席位,XXX桌”的要求变得流行起来。Mike Matusow, Lacey Jones 和 Jennifer Harman走出比赛,但是当主赛事在8月进入电视的后期演播时,Matusow还有机会上银幕,因为他这次是在有特点的牌桌上玩牌。当你看他玩牌时,一定会观察坐在他旁边的在线玩家。他看起来刚够开车的年龄,却独自走进扑克室!这也是另一个暗示,说明在线世界是如何影响着当今现实的扑克世界。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