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扑克之旅– 67 – 来自 LA 扑克名人赛

漫步扑克之旅– 67 – 来自 LA 扑克名人赛 0001

2007年 LA 扑克名人赛在洛杉矶的俱乐部举办,开始就让人非常惊讶,他们决定把第一场比赛的人数限制在900人,尽管队伍排到了100码之外等待轮流参赛,还有很多人没能进去。1220 人最终参赛,他们在荧屏前坐下来,尽管我认为如果允许的话能坐1500人!当今有很多比赛组织者都在试图从"蓬勃发展的扑克事业"中捞上一笔,但是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旗舰比赛吸引记录数量的人数,同时差一点的锦标赛运作水平下降,在一旁落寞。LAPC 好的一面是现在比赛持续两天多的时间,第一天的比赛长达12小时。

不好的一面?哦,有如此多的玩家,像一些大型锦标赛一样,这些比赛看起来像发牌员的免费听力测试,一些完全不称职的人出现,当他们制造一些状况时,玩家和员工要用好大的力气去解决。这样的状况出现了三次:在第一个级别中发第二手牌时,我在大盲注的位置上[我们开始筹码是1500 , 25-25 的盲注] ,发牌员正确的过掉按钮发给盲注两张额外的牌,第三张牌悬在台面上准备发牌,结果第9、10和1、2座位的人能看到这张牌[如果他们想看的话!],此时是个玩家几乎会同时喊"停!",发牌员停下来,匆忙的拿回两张额外的牌,把它们翻开摆在台面上!结果翻牌的三张牌中一张现在是burn的牌,而 三张牌中一张现在本该是burn的牌。当然这该被公布为发错牌,几乎所有的房间都有这样的规定,当两张额外的牌发出台面,这手牌要重发,但是我知道这个家伙英语说得不好,暂停游戏并试着解释规则,并等待非常繁忙的场地管理人员,他们都在这些没有理由的事情上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我无话可说。当我年轻时,我会直接说出它,即使是现在也会支持那些反对的人,但是我放过这件事了。所以6个玩家都勉强进入,我们两个盲注也都过牌。翻牌出现{9-Spades}{2-Hearts}{2-Diamonds} ,这手牌过了一轮,一个 {6-Clubs}出现,小盲注下注225 ,我盖掉了我的 {7-Clubs}{3-Spades} ,牌局中的一个玩家跟注。河牌出现一个{4-Hearts} ,小盲注过牌,跟随的玩家考虑的一会后下注600 ,小盲注跟注。台面亮出{2-Clubs}{2-Spades} 形成铁枝[如果翻牌正确的发出来的话,他本可以翻到能获胜的套牌,但是却会得到很少的行动-我们不知道会怎样],小盲注盖掉他用来下注的口袋对Q,但是我不得不猜是Q 9。他友好的问他的对手"你为什么让我拿到这么多?"

大约三手牌后在开始的位置上的玩家从他很多的筹码中拿出100美元扔到彩池中,后面的玩家问这是否是加注,发牌员确信的说"这是押入100美元",这位女士玩家仍出她的100美元同时说"跟注",我问发牌员第一个玩家是否说了"加注",努力去避免后面的问题;座位3的玩家盖牌,发牌员说"没有"但是动作指向他前面的玩家所有其他的筹码的选择!我说:"那好,但是我们这没有测心术的仪器,所以那怎么会是加注?"其他几个玩家接着问它怎么只会是一个跟注。"等一下",那个在下一个位置上的女士说,"如果他的赌注只是跟注,那么我会加注到100,当我特别问发牌员那是多少时我怎么该被处罚?我加注它到100!""哦,不!"几个还没行动的玩家说,"你特别强调了"跟注",所以那就是你所做的行动!""我不知道答案,我们最好找场地管理员!"我回答。我不知道这个答案,我现在也不知道答案?因为很难找到场地管理人员,或者让他们理解这个问题也非常困难,所以答案也非常滑稽。当他们想冲过来却而锦标赛中还有许多其他的事情时,他们很快的并轻视的说很多勉强进入的后面的玩家还有一刻钟的时间跟注。翻牌出现 {k-Clubs}{q-Clubs}{10-Hearts} ,当轮到 [非]加注者时,他下注500!这个女士立刻全押,其他的人都盖掉他们的牌给最初的[非]加注者,他立刻跟注并翻开{a-Spades}{j-Diamonds} 的坚果顺牌,但是他对抗的是{a-Clubs}{j-Clubs} ,是同样的坚果牌以及同花抽牌的自由形式…这张牌没有来,所以他们平分了彩池,每个人都高高兴兴的回去了!除了这个情况外,在两个小时内这些情况都发生了!

第三个例子发生在几小时之后,当我们进入底注阶段,一个发牌员特别强调要以一种只要她能理解的方法去重新核对赌注,然后对加注的数量做出了错误的猜测。例如,一个例子中,一个玩家加注1200的大盲注到3200,另一个玩家让筹码达到8000,按惯例分成4个最多500的4堆筹码。现在发牌员拿到那些筹码并分成两个5最多的筹码,一个堆4和2个独立的筹码,然后问什么时候宣布要7000多跟注?ok,她的世界里有足够的时间,我敢肯定没人想理解她在做什么!非常不幸的是还有很多其他的发牌员都在猜剩下的数量,或者加注是多少,附加是多少,诸如此类…的猜测。

进入锦标赛只要4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只剩下400名选手,此时我凭下面的这手牌获得筹码领先地位;我拿到 {10-Hearts}{10-Spades} ,大盲注是 200 ,桌上有三个筹码最多的玩家,11,400。最多的筹码从前面偏中间的位置上下注到800,截止位置上玩家用第二多的筹码跟注,我跟注。翻牌出现{10-Clubs}{6-Clubs}{3-Diamonds} [击中了!]我过牌给年轻的中间位置上玩家,他下注1400 ,后面位置上的玩家考虑一端时间后盖掉后来说是{9-Hearts}{9-Spades} 的牌[这很有可能]。我想了一段时间并过牌加注到3300, 当然我希望他拿到大过台面牌的对牌。这样在这里跟注是对的,可能的问题是那张"令人害怕的牌" 例如A会出现给他,如果你下注他会盖牌,如果你过牌他会过牌。更重要的是他可能在转牌拿到听牌,如 {j-Diamonds},用 {a-Diamonds}{q-Diamonds}.这样的牌在你后面抽到一张免费牌。从我的角度考虑,台面有两张梅花,如果他碰巧有一个梅花听牌,我想他现在会跟注它或者撑住…此外有同样的两张梅花牌,他也会考虑我是不是拿到了{j-Clubs}{a-Clubs} 这样的牌,所以我这样对抗他玩牌?他考虑了一会,然后全押!我跟注,他翻开{5-Spades}{3-Spades} !!!! 几乎是输定了的牌。转牌是一个{7-Hearts} ,他突然有了生机,但是他错过了河牌,我第一时间成为整个锦标赛中的筹码领先者。我从此以后一次又一次的成为整场比赛的筹码领先者,但是像你们看到的就在最后的时候我失败了。

他们给54名玩家奖金,我们过了60以后,这个作者在下一手牌中退回到第八名,一个玩家在400-800盲注,100底注的最后一手牌中从枪口位置上加注最少的筹码 [1600] ,两个后面位置上的玩家跟注,我也用 {2-Clubs}{2-Hearts} 从14,400的筹码中[低于平均水平]跟注1200。我在目前的水平上还可以支持玩牌,但是下个级别开始,盲注就是600-1200,底注是200,我的CPR[每轮成本]将达到3600 ,这意味着如果我这手牌不幸没赢的话,我要在接下来的6手牌中采取一些行动。翻牌出现 {j-Spades}{3-Hearts}{2-Spades} ,我成了天才!好的,我非常幸运,翻牌给了我保险!我过牌,我左边的已经跟注最小的加注年轻人从大盲注的位置上下注2600, 两个玩家盖牌,截止位置上的玩家全押下注3900 [在翻牌前选择慢慢玩这手牌,拿到{a-Hearts}{a-Spades} 的他是不幸运的,而我是幸运的], 我沉思了一会,试图在决定如何把我所有的筹码都放在彩池中,决定我不用非常担心左边拿着更多筹码的玩家,玩这手牌看起来我要接近他,并全押。他本能的用兴奋的牌跟注,我突然意识到他可能拿到了更大的套牌。不是的,他翻开 {a-Spades}{10-Diamonds} ,我的筹码突然增加到42,000 ,一举成为有竞争力的玩家。

最后大约5手牌非常荣耀,直到致命的3手牌的一手出现并把我送到了49名的位置上。,拿到40,000多的筹码,我从前面的位置上拿着{a-Clubs}{k-Hearts}加注1200的大盲注到4200,大盲注看起来迷迷糊糊的考虑一会然后跟注。台面出现 {a-Hearts}{10-Diamonds}{8-Clubs} ,他立刻去拿边上的筹码,下注4000。我不确定这个最小的赌注的含义,但是从业余选手的例子看估计是 {a-Diamonds}{3-Diamonds} ,所以我跟注。转牌出现{j-Clubs} ,他不动声色立刻下注7000 。现在我认为自己被打败了,部分的否定自己,部分的希望自己能抽到一张奇妙的牌把自己保释出去,我再次跟注 [错误!]。河牌带来一个{5-Hearts} ,他几乎用和我一样多的筹码全押。我考虑一会,但是实际上没有跟注的想法,但是现在我再次低于平均筹码,我放弃了AK ,他向我亮出了{a-Spades}{10-Clubs}

5手牌后我从揩油的位置上用{a-Clubs}{j-Spades} 加注到4200 ,小盲注全押额外的3600,我跟注,他翻开{a-Spades}{10-Clubs} ,台面摆出{q-Spades}{j-Hearts}{8-Clubs}{4-Hearts}{9-Spades} ,他在河牌拿到顺牌,再一次给我打击。

我最后一手牌发生在第二个级别的后期,此时我用剩下的15,000 筹码坚持,很好的进入拿奖金的阶段;我在揩油的位置上再次拿到{8-Clubs}{8-Diamonds} 加注到7000 超出 2000的大盲注和300的底注。我全押另外的8000 ,他不情愿的跟注并评论说:"你不必控制我。"他惊奇,此时拿到了{a-Diamonds}{8-Hearts} , 但是翻牌的A出现后没有任何疑问。

直到下次,好好玩牌...好运同在!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