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扑克之旅-70-谨慎对吗?

漫游扑克之旅-70-谨慎对吗? 0001

谨慎是好的玩法吗?

多么理想!谨慎攻击的玩法是你在如何玩扑克的书籍和文章中看到的推荐最多的玩法,但是当你用现实例子去检验它时发现真的是毫无意义而且很难执行。"谨慎-攻击"到底是什么含义?看起来好像是不要玩很多牌,当你玩一手牌时要下注和加注很多,确信到摊牌时能稳赢这手牌。好的,好想法。没问题。

如果你留心的话,在你面临窘境前有很多方法衡量一个人的形象。你对手的位置,你的位置,他筹码的数量,你筹码的数量,两堆筹码的关系(尤其是数量),他之前如何玩牌的,你前面如何玩牌的,他通常怎么玩牌,你通常怎么玩牌,他刚被打败过吗?你刚被打败吗?其他玩家了解他的玩法吗?其他玩家了解你的玩法吗?当然,我所说的是无限注锦标赛或游戏中的关系,如果你是现金玩家,那么你通常有很深的筹码数量,如果你也玩限注游戏,那么它也可以看看这个神秘的玩法类型-"谨慎-攻击"的玩法类型。

让我们开始看看真正的牌局;两手限注holdem 的底牌,你现在在揩油的位置上看到 {a-Spades}{k-Hearts} ,你怎么玩?如果你拿到 {a-Spades}{j-Spades}{a-Spades}{q-Spades}{q-Spades}{q-Hearts}{10-Hearts}{10-Diamonds}{8-Hearts}{8-Diamonds} ,你怎么玩,"谨慎-攻击"的玩家现在会怎么玩这手牌?如果这是无限注holdem,该怎么玩?说"谨慎-攻击"的玩法是一回事,但是对特别的一手牌用这种玩法提出具体的建议以及如何用他们玩牌就是令一回事了。

因为我最近与一个职业的现金玩家一起讨论才有的这些想法,他说某些很久以前的人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人。Tom Hood, Cissy, Don Z还有一些其他人因为在限注holdem中获得巨大的成功就都成为的神话了吗? 25年前,我能把与Stu Ungar和Ray Zee开始那波人列成名单,但是实际上它们大多都是现金游戏玩家,那是与锦标赛游戏截然不同的玩法类型,几乎是不同的游戏。而后锦标赛变得越来越流行,但是在80年代前几乎很少存在。历史上锦标赛的最好玩家指的是TJ Cloutier, Phil Hellmuth, Men the Master, Doyle Brunson, Johnny Chan和 Billy Baxter。当提到锦标赛holdem 时,现代游戏中的某些玩家青出于蓝; Daniel Negreanu, Phil Ivey, John Juanda, Eric Seidel, Erick Lindgren, Gus Hansen, Alan Cunningham, Chris Ferguson和Gavin Smith面临着像Patrik Antonius, Nam Le, David Pham, Nenad Medic和JC Tran 的挑战。也就是说,我们发现当很多"一个时代的奇迹人物"非常火时,他们会赢得锦标赛。为什么?比赛规模非常庞大,所以要想在锦标赛中不被淘汰,一个人的运气和技术同样重要。一个人可以每次都拿AA 对抗同花 JT,几手牌下来你在锦标赛成为落后的选手!等待AA [这会给你带来很多麻烦] 非常单调,所以你在此期间最好玩Js8s, 44,或非同花 QJ 或同花 QT怎么样?

Alan Goehring 特别值得一提,因为他知道玩锦标赛的理论,以我看来很少人能做到。我不只认为他是少量加注的师祖而且他在很深筹码的情况下是玩"小球"的先行者。我最喜欢Alan G 的故事是当在电视决赛中Ted Forrest 问他一手牌的情况,当时Alan已经下注,而Alan 回答说"我愿意帮助你,但是我现在正玩牌哪。" [这是记忆中的话而不能确定是原话]。他非常有自信非常自然的表达他的想法,结果Ted 放开他的手,让Alan用欺骗获胜。

20年前,我在Lake Tahoe 目睹过一手牌,那是发生在$25-50 的限注holdem游戏中,是在小盲注Yosh Nakano和按钮位置的 Ray Zee之间。Ray 加注而Yosh 跟注,翻牌出现AKJ的彩虹牌,他们下了8次注, Ray Z停了下来。转牌出现一个7,他们又下了8次注,但是在Ray停下来以前他再次把场地管理员叫来,问如何额外下注彩池,在整个娱乐场中每道街限制下注5次-这是可以理解的对决中两人加注到全押。令人惊讶的是场地管理人员答应了Ray ,他们多下注的部分转为额外下注每个玩家。河牌来了一个A, Yosh 下注而 Ray 跟注,他们都亮出QT!!!!! Ray Zee用冷酷的坚果牌在河牌上做了完美的表演!

所以,在我的世界里现金游戏和锦标赛,限注holdem和无限注holdem之间存在很大的不同。尽管在各种形式的holdem中规则都非常类似,但这是真的。当然,当我是2002年棋牌玩家,彩池限注年度选手时,我认为彩池限注是玩任何游戏中最本质的最具有技术含量的游戏。彩池限注不可能凭着hoi polloi而得到复苏,因为它对于发牌员来说太痛苦,对于娱乐场来说太慢,不受玩家的欢迎!当然无限注holdem克服了这些,结果人不能只是"狭隘"而一直沉默下去。他们在几个地方玩的牌给我很多感觉,在翻牌前是彩池限注,在翻牌后是无限注!在过去,无限注游戏玩得很像彩池限注游戏,大于彩池的大型赌注很少出现。

最近显示mansion扑克 已经在FSN上叫做Pokerdome,他们在比赛成为对决时完全变成100%的无限注游戏之前在翻牌前用彩池限注玩法在翻牌后用无限注玩法的形式玩牌。现在可以这样,因为这会提高电视的效果,获得更多的观众,或者他们是从澳洲百万美元锦标赛中得到这样玩牌的想法,或者是因为每个新手开始只有50,000的筹码,第一阶段的盲注是1000-1000,但是无论怎样这都让扑克变得更好,我支持这种做法。一旦盲注相对于玩家的筹码比较大时,并不是说在大部分的情况下都这样,但是至少在前4个阶段左右是有意义的。

在电视上当盲注到1000-2000时,我仔细看这手牌-首先按钮虽然拿到一个A但是没有加注,这几乎是另一种思维,他的边牌是一个非常同花的4,因为这是彩池限注他最多只能下注 7000 。他加注正确吗?桌上还有6名选手,即使每个人都参与,他也是有利的。 [那是非常重要的线索,尽管他可能会输掉这个彩池。] 好的,回到玩得这手牌,我在小盲注,拿着非同花 83犹豫不决 [哦,有人不必在这犹豫不决,你可以干脆扔掉它] 并跟注,大盲注拿着非同花JT并过牌。翻牌出现戏剧性的结果,出来了一张牌-8,J,3,我领先用彩池大的赌注下注,很多业余选手会在这过牌,希望他们的对手欺骗或者在转牌拿到些有吸引力的牌而赢一个大的彩池,但是我选择双重欺骗,下注并给对手欺骗加注彩池的机会或者拿到一个J,像我知道的我不会在翻牌放下这手牌,尽管有很少的机会对抗套牌。我的对手用加注,彩池大小的加注说话,我全押让对手盖牌。这手牌后在电视上看,我用AK加注,他用A5在我后面全押,我认为她这样做因为在她的印象中我很少会用保险牌加注和再次加注。进而她很后悔推掉JT ,希望她用这手牌赢得一些什么,她以不确定用83跟注前我的犹豫是否意味着我拿到了像AA这样的大牌,或者我真的不确信该怎么玩。

直到下次...好好玩牌,好运同在!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