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新闻排名前10: 前10个大型比赛中的惨败

扑克新闻排名前10: 前10个大型比赛中的惨败 0001

每个人都有惨败的故事。让我们面对它,每个人可能都经历过上百次。尽管如此,这些惨败是惨败中的惨败,是让人刻骨铭心的、打击精神的,甚至改变了扑克游戏历史的失败。在所有这样的故事中,这10个是最严重、最有意义和后果最大的。看看我们的惨败排名前10。

10. Aaron Kanter 对战 Greg Raymer, 2005 年WSOP主赛事

还只剩下 25 名选手, Greg Raymer 试着做些不可想象的事情-在大型赛场的WSOP主赛事中接连获胜-在发到被击败的牌之前,这是有决定性的,会让游戏剩下更少的人,让更多选手永远离开这场比赛。发到{k-Hearts}{k-Diamonds}, Raymer 用标准的加注开始,得到Aaron Kanter跟注, 他拿到 {q-Hearts}{j-Hearts}. 翻牌是6-5-3 的彩虹牌, Raymer接着下注半个彩池。Kanter 跟注.转牌是 {7-Hearts},让台面上出现两张红心, Raymer下注 330,000—又是大概半个彩池. Kanter 加注到900,000 ,Raymer 让自己下注后只剩下 700,000. Kanter 用唯一的同花听牌跟注,但是确在最后拿到了,{2-Hearts}.出现在河牌上. Raymer的筹码被大量缴获, Kanter 翻倍筹码。Raymer要不是赢得那手牌就不会拿到筹码领先。然而,他不仅后很快就被太太在第25名。

9. John D'Agostino对战 Hoyt Corkins, 2004年美国扑克冠军赛

Hoyt Corkins河John D'Agostino都拥有较为安全的筹码数量, 分别是616,000 和615,000,在$10,000的美国扑克冠军赛主赛事中还剩下6名选手。尽管D'Agostino 已经以较大优势进入了决赛桌,他遭受几次打击而损失了一些筹码。当盖牌行动轮到小盲注Corkins时,他做了些疯狂的行动,用{7-Hearts}{8-Diamonds}.下注他整个筹码。 D'Agostino在大盲注上发现两个黑色的10,几乎立刻跟注,当他看到Corkins的牌时,不禁挥了一下拳头。

然而,翻牌却是灾难性的(对 D'Agostino来说) {j-Hearts}{7-Spades}{7-Clubs}, 让 Corkins拿到套牌.

"我不知道John D'Agostino 为什么不把桌子踢翻— 那让人迷糊!" ESPN的 Norman Chad在电视评论中说.

加入更多漫骂, {7-Diamonds}落在转牌,让Corkins拿到铁枝,让D'Agostino抽到死牌。结果花了一些时间才正确计算了Corkins和D'Agostino的筹码,当一切确定下来, D'Agostino 只剩下1个红色1,000面值的筹码。这次打击不仅让他东倒西歪,而且让他从系列赛的前几名到差点被淘汰, D'Agostino 放掉挫折把筹码推向Corkins,在这个过程中输掉大部分筹码。嘿,一个人只能拿走那么多。

8. Al Ardebili 对战 Ricardo Festejo , 2005年 WPT Borgata 公开赛

2005年Borgata 公开赛的对决中, Ricardo Festejo 用大约1百万筹码封盖 Al Ardebili,当时他用A-2简单跟注, Ardebili用{2-Diamonds}{3-Diamonds} 过掉选择。两名选手在翻牌{k-Spades}{7-Diamonds}{2-Spades}.中都拿到最小的对牌. Ardebili过牌, Festejo下注 $100万, Ardebili 全压。面对用掉他90%筹码做决定, Festejo 想来很久,最终做出后来叫令人惊讶的跟注。Ardebili 被制压,他的WPT头衔希望几乎破灭,转牌时出现了3个菱形,让他形成两对牌。尽管Festejo在河牌仍有几张机会牌,结果没用了, Ardebili拿到比Festejo多 9:1的筹码优势。他继续赢得锦标赛,4手牌后拿到$140万。

7. Cory Zeidman 对战 Jennifer Harman, 2005年 WSOP主赛事

在锦标赛的开始看到大牌是非常好的事情。那可能是Jennifer 所想的,当时他拿到{q-Diamonds}{q-Clubs},在2005年WSOP主赛事的第一阶段加注到200。Cory Zeidman 用{9-Diamonds}{8-Diamonds}在合适位置跟注, Brady Davis 接着从大盲注位置用{a-Spades}{6-Diamonds}跟注. 翻牌是{10-Spades}{j-Diamonds}{q-Hearts}, Harman拿到最大的套牌,Zeidman拿到 Q最大的顺牌. Davis 过牌, Harman 领先下注500, Zeidman 加注到 2,000, Davis 盖牌. Harman可能是认为Zeidman拿到A-K或8-9,决定简单跟注。转牌对Harman来说不是很完美的牌,让她用{10-Diamonds}. 她过牌, Zeidman 下注1,000, ,她加注到 3,000. 然后 Zeidman的转牌成为哼哼哈哈的牌,但是最终跟注,嘀咕他让他A-K拿到更大顺牌。

进入河牌, Harman 让 Zeidman只剩下一张机会牌。然而他有一个两端开口的顺牌同花听牌, Harman 在她的手里拿着一个 Your browser may not support display of this image.,让他只能抽Your browser may not support display of this image..事实上它出现在河牌, Zeidman 用J最大的同花顺对抗Harman的Q大满贯。Harman下注 3,000, Zeidman所剩下的筹码, 他跟注, "我猜如果我输掉这手牌我就去观光。" Zeidman 翻开(很多人都说是慢慢的翻开) 他的同花顺. Harman 目瞪口呆,她的筹码残废了,她不久就被淘汰了。你很少会看到Harman 从牌桌边跌跌撞撞的走出去,而此时牌却没能按照她的意思出来,当时这次,她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冷静。

6. Chris "Jesus" Ferguson 对战 T.J. Cloutier, 2000 年WSOP 主赛事

T.J. Cloutier 此前总是主赛事的亚军,在1985年头衔中没能占上风,但是在他15年后全压对抗Chris "Jesus" Ferguson ,他的{a-Diamonds}{q-Clubs}大过Chris Ferguson的{a-Spades}{9-Clubs}时感觉不错,用迄今最好的牌赢得一些筹码。翻牌{k-Clubs}{4-Hearts}{2-Hearts}进一步扩大他的领先优势,转牌的{k-Hearts}也是如此。Cloutier所要避免的就是一个9,但是他没能避开,{9-Hearts}落在河牌,让他再度成为亚军。然而,那晚Ferguson一夜成名.

5. Danny Nguyen 对战Shandor Szentkuti, 2005 年WPT Bay 101 流星赛

在最差的惨败统计中有一次在电视扑克中看到了,前扑克发牌员Danny Ngyuen 用 {a-Diamonds}{7-Diamonds}全押,得到来自Shandor Szentkut用 {a-Spades}{k-Clubs}的跟注. 翻牌是{k-Hearts}{5-Hearts}{5-Spades}, 让Szentkuti拿到两对牌,让他有 99.5%的机会获胜。 Nguyen只能听接连来的对7。转牌{7-Clubs}让每个人都出来一身汉,但是谁也不能预计河牌是什么— 是 {7-Spades},让 Nguyen拿到大满贯。 Nguyen不只幸存,而且赢得整场锦标赛,淘汰了决赛桌上的所有5个对手。

4. Alan Goehring 对战 J.C. Tran, 2006 年WPT L.A. 扑克名人赛

J.C. Tran可能会把这次惨败带入坟墓。拿着口袋对A, Tran只能在翻牌前加注,遇到 来自小盲注 Alan Goehring的全押。Tran 很容易的跟注,兴奋的看到Goehring的口袋对5。翻牌是{8-Spades}{7-Spades}{2-Spades}, 让Tran更加领先,他手里还拿着黑桃A。翻牌后, Goehring 在听接连来的顺牌或者是非黑桃5,因为{5-Clubs}会让Tran拿到同花。转牌让台面形成对牌,对2, Goehring 错过了他所能拿到的接连来的牌,但是却拿到了另一张牌–{5-Spades},让他拿到2张机会牌中的一个,形成大满贯而淘汰了Tran.

哇! 河牌是5。Goehring在座位上惊奇不已,有点手舞足蹈,在空中挥舞拳头, J.C. Tran头昏目眩的走向后台,奇怪他做了什么冒犯了扑克之神。Tran被淘汰在第五名,而Goehring 继续赢得比赛和 $240万。

3. Chris Moneymaker 对战 Phil Ivey, 2003年 WSOP 主赛事

如果在扑克历史中曾有河牌成为转折点的,哦,这个就是其中之一。2003年WSOP主赛事当时只剩下10名选手, Chris Moneymaker 拿到{a-Diamonds}{q-Clubs}并在翻牌前加注, Phil Ivey 用 {9-Hearts}{9-Spades}跟注. Moneymaker翻到套牌,它们是{q-Hearts}{q-Spades}{6-Spades},并领先下注 70,000. Ivey跟注. 转牌是{9-Clubs},是Ivey 所能期盼的最好的牌,让他形成大满贯。Moneymaker继续开火,下注200,000. Ivey 全押,Moneymaker 很快跟注. Ivey 只能躲避,A,6或者最后的Q都会击败Moneymaker, 但是落在牌桌上的河牌A改变了扑克世界,淘汰Ivey在第10名。呆在锦标赛中最危险的职业选手不再是危险,它为来自田纳西州的业余选手敞开大门,控制局面并最终赢得比赛。没有Moneymaker的获胜来激励大众,扑克的蓬勃发展可能不会象现在这样。

2. Doyle Brunson 对战 Jesse Alto, 1976年 WSOP主赛事

很多扑克爱好者可能不知道,但是Doyle Brunson 实际上在大众前赢得他第一个WSOP主赛事的手镯。德州Dolly'的对决对手是Jesse Alto,他用{a-Spades}{j-Diamonds}从按钮加注, Brunson保持重要的筹码领先,用{10-Spades}{2-Spades}跟注. 翻牌是A-J-10, Alto击中最大的两对牌,而Brunson拿到最小的对牌. Brunson 过牌, Alto 下注, Brunson 全押, 希望把 Alto赶出这手牌。然而Alto跟注, Brunson 发现自己的情况很可怕。转牌带来一个2, Brunson 的情况大大转变,但是仍忌惮Alto的A对。尽管如此,河牌成就了传奇人物—令一个10 —同时让 Doyle 拿到他第二个WSOP手镯,让"the Brunson." 的绰号与10-2联系起来。

1. Hal Fowler 对战 Bobby Hoff, 1979年 WSOP 主赛事

对于很多扑克爱好者来说,谁在WSOP主赛事历史上经历最差的惨败可能不是个问题。30年前的夏天,业余选手Hal Fowler进入1979年主赛事的决赛桌。尽管缺少筹码,并被一些最好的职业选手所围攻,包括Johnny Moss 和Bobby Baldwin, Fowler 在一手一手的牌中幸存下来,与赛季亚军Bobby Hoff对决.在玩了5个多小时后, Fowler的筹码稍微领先Hoff ,然后这手传奇的牌出现了, Hoff在按钮位置用{a-Clubs}{a-Hearts}加注, Fowler用 {7-Spades}{6-Diamonds}从大盲注位置跟注。翻牌是{j-Spades}{5-Hearts}{3-Clubs},Hoff领先下注 40,000 加入到 76,000 的彩池.尽管只是在翻牌拿到中间顺牌听牌, Fowler 决定跟注.然后,如同上天赐福,转牌是{4-Spades},让Fowler拿到7最大的顺牌. Hoff全押剩下的43,000,Fowler 很快跟注。牌没有立刻翻开,两名选手都等待着,直到发牌员翻开河牌{10-Diamonds}. Hoff 把对A摔在牌桌上,只看到手镯只因转牌一张牌而从手中溜走。

荣誉奖: Robert Varkonyi对战 Phil Hellmuth, 2002 年WSOP 主赛事

好的… 我们不得不把这手牌排个名。它可能不是统计上所听到的最差的惨败,但是一个人因此而剃头。2002年WSOP主赛事第三天, Phil Hellmuth 被Robert Varkonyi淘汰.在Varkonyi开始下注8,000后, Hellmuth加注到25,000, Varkonyi 决定施加压力,全押。相信自己拿到了最好的牌, Hellmuth 用 {a-Hearts}{k-Hearts}跟注剩下的筹码. Varkonyi 翻开 {q-Clubs}{10-Clubs} 翻牌 A-Q-10 让 Varkonyi拿到两对牌, Hellmuth没能提高, 他的主赛事结束了。Hellmuth 用典型的方式发疯,可能让他发疯的丢掉他的筹码,因为这手牌他比Varkonyi有3-2的优势,但却没能战胜他的运气。

转到: 决赛桌. Hellmuth成为解说员,跟踪报导Gabe Kaplan的行动.在玩的第一手牌, Varkonyi 输给Julian Gardner2/3的筹码,用口袋9对抗Gardner的口袋A. Hellmuth 在广播中评论"如果Robert Varkonyi 赢得 WSOP,我就去剃头."

Gardner 和 Varkonyi 进入手镯对决, Varkonyi再次全押Q-10. 他在最后一手牌对抗Gardner的同花时拿到大满贯,最终赢得主赛事。在 Varkonyi 拿到手镯后, Becky Behnen, David "Devilfish" Ulliott, 如今最伟大的扑克作家Andy Glazer和其它几个人都回过头来剃Hellmuth的头发.

用 明星扑克营销代码参与活动 –除了得到所有扑克的资源,扑克新闻带来网站上最好的红利代码和营销代码。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