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新闻"社论版对页:认识到您什么时候需要更改风格

"扑克新闻"社论版对页:认识到您什么时候需要更改风格 0001

根据一篇来自NYTimes.com近期的文章报道,研究人员发现:人在极端压力下会给大脑下达这样的指令,它迫使人们生活在焦虑和挫败中不能自拔。这个理论企图质疑扑克玩家是否喜欢用于当今实验的老鼠,这种实验提出人们可以训练它们的大脑走出某一消极的行为模式。

研究了5年的扑克,我坚信:大脑一旦开始认可某一脑波模式(好的或坏的),一名失败的玩家的形成过程就真正的开始了。依据的journal Science文献资料,科学家们发现:试验中重压下的老鼠显示出与人类大脑在同样环境下同样的反应。

这些深受外来压力的老鼠经历着它们大脑部分神经系统的改变,这块神经中枢关联到执行者决策的且有意的行为萎靡,然而,大脑连接习惯形成的那块神经中枢更是以指数速率变化。换句话说,老鼠大脑也需要同样的来自于斗争模式的高压,这个高压是很多扑克玩家长期持续经历的要素。重复这些脑波模式,老鼠形成了习惯性的压力瘾,很多扑克玩家不知不觉中也同样成瘾。

当为Bluff Magazine写一篇传记时,我有机会访问了World Series of Poker Acadamy的讲师Sam Chauhan。通过重复研究所得的同样的观点,Sam再次确定一个消极思维作用的冲击存在于大脑当中。Chauhan说:"我们游戏的最重要的模块就是大脑心理学。如果你输了,且感觉很糟糕,那么你只会在以后的路上输的更惨"。我非常同意他的观点。

虽然对于大多数玩家来说,一天下来没有赢钱,这起初看起来很糟,但是承认大脑显现出的消极模式,提出玩家(以及所有的人们)有机会打破这种模式并重新建立积极模式就能重新教育我们的大脑。虽然再教育会起初会很难,请牢记:大脑会开始赏识新的模式并且逐步开始寻找更多的机会达到自我满足感,这时人就是"生活惬意"。

假设一旦玩家开始理解什么是赢钱的感觉,它将以这种方式变本加厉地回复失败模式--大脑将找出来自成功感的化学反应的循环。大多数玩家的问题是:他们需要通过克服消极模式来探索如何成为一名赢家,同时,很多玩家的自负心理一直伴随着他们的游戏娱乐过程。有很玩家的例子,他们试图赚到极致,却结果甚少。最大的原因之一就是他们不愿意改变他们的失败模式。

生活中,一个人可以做坐视不理这个境遇,或者他们也可以为此做点什么。因为扑克玩家喜欢耍赖,他们大多数都拒绝检查自己游戏中的纰漏,从而一直停留在失败模式上。另一方面,玩家通过同时在赌桌上和生活中训练自己而达到一定资历也会这么做。如果你要成为一个赢家,请核实你内心的自负,当它出来分析你的游戏时请保持冷酷。只有这时,你才能发现消极模式并且做出必要的改正。

这些引领着我回到演讲的主题上:科学就是告诉我们,我们正机械地规划自己进入固定思维模式,所以,我想知道是什么阻止我们使用这些知识提高自我的。答案就是我们的自负。除非我们学会足够的爱自己,以至于能改变我们所做和所想的方式,最终我们都是自己最糟糕的敌人。

这些使我想起聪明的哲学家Khempo曾写的一个故事。故事中说,一个人走在街上并掉进了一个坑里。下次他再走这条街,他试图绕开这个坑,可还是掉下去了。他一次又一次地重复这个过程,直到有一天,他醒来发现,如果他不想掉进坑里,那么他就需要改变。有了这个发现后,这个人决定走另一条没有坑的街道了。

最后,扑克玩家必须观察自己的模式,并及时作出必要的改变才能成为赢家。通过这些改变,他们在自己的大脑中创造能帮助他们在扑克和生活中双赢的改变。何乐而不为呢?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