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世界扑克锦标赛:赛事英雄与心碎玩家前往11月份锦标赛之路

2010年世界扑克锦标赛:赛事英雄与心碎玩家前往11月份锦标赛之路 0001

直到11月份,拉斯维加斯的Rio娱乐场已为世界扑克锦标赛关其大门。折叠的桌子已被送回储藏室,荧光灯也已收回去,扑克厨房的油脂也不知哪儿阻塞动脉去了。好在主赛留下好多戏剧让我们在赛前的几个月内好好去 品尝其味, Michael "the Grinder" Mizrachi以及其弟兄们的故事将带领陪伴我们(与ESPN)一直到11月。11月到来之前会有数百篇有关 Mizrachi的文章,但目前我们却有一些当时在主赛的最后几日所发生的生动场面。

马戏团,在街上的马戏团:过去的主赛焦点在于职业玩家(被击败的职业玩家 )穿着各种荒谬无比的服装从婴儿的尿布到毕业长袍(字面罢了)的男孩儿。今年穿着最特殊的是一位穿着蝙蝠侠不知名的男生, Tom Dwan却穿上一件有印着 Peter Jetten脸的纽扣。也有一些看起来甚而似乎是好莱坞的名人出席比赛。当然有可能,因为 Hank Azaria是唯一可认出不是扑克玩家的名人进入第3日比赛。今年整个比赛看起来较为严肃,也较为专业。今年的冲动愚蠢也较为少些。这可是一种好现象,扑克游戏逐渐为人看为一种正当技术性的游戏(至少男人这么认为),却对于那些想尽情享受夏季娱乐的玩家,此赛实在较为单调些。

剥衣扑克:一项在主赛认为缺乏名人登场的例外便是色情明星以及花花公子(Playboy)的模特儿四处扩散。今年似乎好莱坞搬迁至山谷上来了,对于扑克玩家来说,此景不是积极的现象。这妇女年代竟能在主赛事成上莫名其妙的当了代言模特儿年代,甚至有多数的扑克网站极力在引人注意,通由他们的买入费都花在穿着极少布料又略知扑克皮毛的辣妹身上。花花公子(Playboy)的模特儿 Sarah Underwood 与Shanna Moakler,以及成人女星 Samantha Ryan是少数的玩家将其筹码添加于彩池中的性感赞助玩家。当然 Underwood无疑是艳丽醒目的 ,但她需要得坐在 桌上跟注-封牌价值1万美元为 Victory扑克做广告吗?又为何她不能缝上铺衬于她那完全透视真空的衬衫呢?

今年主赛上女士只占3% (去年则为5%)。却没有一位女士维持到第7日。难缠厉害的职业玩家如 Vanessa Selbst, Lauren Kling与 Maria Ho于比赛初期都有极大筹码,可惜没多少女士能排上名列前茅。所剩下的270 名玩家,只有两位是女性。 Breeze Zuckerman,最后的一位女士在赛,终于在第121名而被淘汰,导致许多人怀疑今年最大锦标赛的末期,女士出席的人数实在少之又少。当网站极力搜寻那些无法辨认 ROI 与 OPI的辣妹时你还能指望些什么?若你真要寻找能与男士能力相当的女士,那就先别从花花公子(Playboy)开始着手。

黑衣使者: 许多媒体谈及主赛期间从Rio娱乐场下降于人间来吸收灵魂的吸血鬼日益增加。使者气势汹汹,使尽办法想将其他玩家给挤出去, 确实令人厌烦,但今年情况较为恶化,可能人数太多亦可能想趁机出名。想必要是能 上电视演播牌桌上实情是一件大事,玩家得要有中介人为他们交涉谈判最有利的交易 (当然,这些中介人也有利可图)。但看到西装笔挺的男士竟然向 ESPN的摄影师摇尾乞求 将其 名片传递于玩家的画面则为有些滑稽。更为凄惨的是看到一些即又累又饿,几乎就在崩溃边缘的玩家还被3名男人为了想与他们谈及交易而被追赶至洗手间里去的狼狈景象。

命名游戏:当你更切入主赛时,你便会瞧见众多牌桌忽然烟消云散,电视摄像机与玩家的比例往上升高, 你甚至也会被邀请至拉斯维加斯的 Harrah饭店与娱乐场最佳意有意无意的娱乐。他们开始公布被淘汰玩家的姓名以及故乡时,由于WSOP实为世界大赛,许多玩家姓名的读法及发音就连我们美国人都觉得难以入耳,要不就变成你们最喜欢的滑稽博客。我们绕口令最佳的候选人为: Michiel Sijpkens, Jakob Toestesen, Meenakshi Subramaniam, 与 Flavio Ferrarizumbini.标题作者对于 David Assouline, Mads Wissing, 与Fokke Beukers等名字差点笑掉他们的大牙呢,却在他们离去时引起媒体哀思。

心碎酒店:拉斯维加斯的Rio娱乐场不仅会让你美梦成真同时也会让你美梦破碎。这种悲哀没有人 比当时在场的媒体及旁观为奋力挣扎的Matt "mcmatto" Affleck,一位坚持到最后牌桌的扑克热门,看得更彻底。于2009年的主赛上,第4日结束时便以最高筹码领先比赛却还得淘汰130名玩家才能登上第80名。今年, Affleck同样也于第4日为最高筹码之一的玩家。此赛他能看住自己的筹码吗? 他看似意志坚定,却很难让这位和蔼可亲的年轻人证明自己的能力。他稳定维持到第8日并还能爬上在前5名 (有着15名玩家在其后)。那时他手上有着{a-Spades}{a-Clubs}两张高牌,转牌后牌桌显出的画面为 {10-Diamonds}{9-Clubs}{7-Hearts}{q-Diamonds} 时,他便将所有1700万筹码全押进彩池中。他确实比 Jonathan Duhamel 的 {j-Hearts}{j-Clubs}为更高一筹。却被无情的河牌{8-Diamonds}让 Duhamel 以顺子 将Affleck 打回到他所熟悉的地方 – 旁观席位- 此景可想而知。 Affleck将脸埋在帽子中,流下了几滴眼泪,此举乃为人之常情。整个会场也与之感到怅然悲哀。

时间悠悠:主赛的前7日,每日的赛项玩家都将其结束于5个级别之内,因此对于平时WSOP决赛前都得花上16个小时的玩家来说,简直都一致认为此赛将很快便结束,但最后10 名玩家始终把时间缓慢拖到半夜12点。玩家又再次被重新安排席位而坐。旁观都将焦点放在 Mizrachi身上,所有目光都投向与他一起坐并筹码为最少数 的 Brandon Steven。但前往11月9日的路程中, Steven还终需一战。早上5:40,离赛后将近17个小时便开始了另一场长达5个小时45分钟的比赛。终于过了漫长将近6个小时,Steven还是屈服于第11名并获得635,011美元。而获得了主赛最终牌桌席位的另外9名玩家,即为兴奋,富豪又精疲力尽。忙着摆姿势拍照,最后的旁观则被赶离牌桌,工作人员既可动手收拾清扫会场。当天下午,便再也找不出比赛丝毫的蛛丝马迹。 Rio会议中心便返回原来空洞的地方。可是在那里所发生的 7个星期不会轻易就被遗忘。比赛的转说将会继续扩散到下一件娱乐场以及下一个新的突破。可是世界扑克锦标赛还远于结束。现在该是我们在未来的四个月,好好了解我们的 9位玩家的时候了。看看他们其中有谁拥有了当明星的潜能。

(文章来源: PokerNews.com

从中国扑克新闻注册在线扑克室获得专属免费锦标赛,红利和活动!

想知道更多其他中国扑克新闻详细信息,请加入我们的QQ推特以及脸书粉丝团。

English Language Version Available at Asia PokerNews.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