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偶像Chris Moneymaker获扑克名人堂候选人提名

平民偶像Chris Moneymaker获扑克名人堂候选人提名 0001

2003年,WSOP(世界扑克系列赛)主赛,当一位会计/业余扑克玩家,通过扑克之星买入39美元的卫星赛打到主赛门票,击败全球所有最强的职业牌手,最终拿下当年主赛冠军后,这个圈子以及无数人的生活因此发生了改变,永远的改变。

Chris Moneymaker的传奇故事引爆了扑克的大繁荣,这个游戏开始受到无数人的追捧,可背后推手Moneymaker却用了一些时间才意识到自己所带来的真正影响。

Moneymaker对PokerNews的记者说:“我继续回去上班,因为我没意识自己可以通过扑克赚到足够的钱,去让自己退休或辞掉工作,直到赛事开始在电视上转播后我才明白过来。电视台一直在循环播放那场赛事,我猜是电视台的举动让我看清了事实,看清了我夺冠这件事确实存在某种意义。扑克不是一股短暂的风潮,从种种迹象看,它的流行会持续不少时间,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似乎是造成扑克繁荣的背后推手之一。”

夺冠后,Moneymaker其实有和扑克之星签了一项赞助协议,不过那是很小的一份协议,不管是Moneymaker自己,或是扑克之星,他们都没有概念这份扑克协议应该是怎么样的。

Moneymaker回忆说:“对方不懂该给我提供什么,我也不知道该向他们要什么,这份协议看起来并不会对我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影响,直到第二年的时候,钱开始滚滚进账。”

直到这一刻,Moneymaker依旧没准备将扑克当成一回事,没考虑把它看成一份职业。

他说:“我真心不把扑克当做一份职业,其实它更像一份兴趣,一种消遣,直到某一天,我老板跑过来跟我说,‘如果你不辞职,我也会炒了你,因为我觉得你有更重要的事情可以做’。”

其实,Moneymaker拿下2003年WSOP主赛冠军后,次年第二季WPT的Bay101流星冠军赛中,Moneymaker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圣何塞市拿了该赛的亚军,奖金20万美元,打败他的是职业牌手Phil Gordon

不过,Moneymaker认为他的使命,他会计师事务所老板所说的更重要的事,在他自己一直以来的认知,其实只是为扑克代言,而非变身一名全职牌手。

他解释说:“我不是那种爱旅行的家伙,也不想要周游世界打每一场比赛,一直以来,我想做的是以形象大使的身份去推广这项竞技,而不是变身为全职牌手。我依然热爱打牌,享受这个游戏带来的愉悦,可这种愉悦的前提是我自愿上桌打牌,而非出于外在原因不得不上桌打牌。”

Moneymaker与扑克之星签订的协议内容包括:代表扑克之星亲自参加一些扑克赛事、出席一系列受欢迎的电视广告,这些广告因为扑克的繁荣而不停地播放着,电视里也因此一直充斥着有关扑克元素的内容,这一切的一切让他的故事演变为一种传奇,让他本人变身为一个明星。

枪打出头鸟,风头如此劲的Moneymaker必然会遭遇一些抹黑,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Moneymaker作为牌手的形象遭到了诟病,随着大家对扑克的认知渐深,且扑克这个圈子又充斥着一堆爱直言不讳的扑克迷和牌手,于是Moneymaker的胜利被当做了运气的回馈,而非技术的产物。

对此,Moneymaker的想法是:“说实话,我真不是个会太在乎别人想法的人,我自己一开始就承认了自己夺冠是因为运气爆棚,也承认了自己经验很不足,可老实说,那些赢了WSOP主赛的人,谁敢说自己完全没有靠一点运气就拿下胜利的?7天的比赛我都熬过来了,这多少说明我肯定是有点技术的,我打了7天,难道7天的过关斩将靠的全是运气吗?我多少是懂点行的吧,我对自己的技术还是有信心的,这种自信依旧还在,而且我从不是那种做事情会因为他人的看法而受影响的人。”

涉及到打牌这件事,Moneymaker从不觉得自己有必要去证明些什么,他只是在想的时候就打,想在哪打就在哪打,不受他人左右。

他是这么说的:“如果我认为自己有义务这么做,我就真去跑比赛了,去证明自己的胜利不是侥幸使然,可我没那么做,没去试图证明什么。夺冠后的第二年,重回WSOP赛场,我只参加了6场比赛。我从不会在WSOP赛场上,一次参加超过6或7场比赛,从没有走上那条一场比赛接一场比赛去打的路,我会根据协议中的要求以及比赛地点去考虑是否参赛,会优选那些很棒的地方比赛。”

Chris Moneymaker

Moneymaker所说的很棒的地方,范围涵盖南美洲、欧洲以及中国。

“我几乎欣赏了所有我想看的美景,感恩这个游戏给予我的这一切,不过我从不认为自己有什么要去证明的”,Moneymaker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感觉没有必要去证明些什么,可Moneymaker却感觉有责任去做些什么来回馈这个为他带来很多的游戏,因此Moneymaker这么要求自己:耐心地签名、配合地拍照、尽力做到让跟他同桌玩牌的人享受这个游戏带来的乐趣。

对此他的解释是:“我很自然地就去做这些事了,在我夺冠之后,我在各大媒体曝光,接着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这个游戏的代言人,这也是我性格的一部分,不需要去装,我本身就是一个和善的人,不管你是平民还是权势之人,我都愿意好好跟你相处。”

Moneymaker虽说是这个圈子的大腕儿,可相比其他名牌手,他却是一位更平易近人的大牌。

“去年WSOP,我和扑克之星一位主管人员在赛场中,看着Daniel Negreanu走过走廊,期间看到他的人都让他停下来跟他拍照,像对待明星那样去看待他,可当我走过去的时候,大家却是过来跟我握手,像对待老朋友那样看待我。像Daniel和Phil Hellmuth这些人,我们彼此出力的方式不一样,但都是在为这个游戏去尽自己的一份力,做扑克的形象大使。我就是那种大家想要约来喝一杯,或者约到家里玩玩家庭局的那类形象大使,大家看待我的方式,更像是一位朋友,而非一个名牌手,我就是大众中的一员,一个接地气的人,一个好相处的家伙。”

无疑,正是Moneymaker身上那种接地气的气质吸引了无数人闯入这个圈子,这些人似乎包含了整个年青一代的玩家,而这个事实Moneymaker经常能在牌桌上感受到。

他笑说:“能够有这种影响,挺棒的一件事,不过当在牌桌上听到某位小子说‘你赢的时候,我才11岁’,这话听着让我感觉好老~我还觉得自己20来岁的样子,当听到某人说是因为在电视上看到我的事迹后才开始走上打牌的路,这种感觉还是有些不真实的。我也不确定是该说抱歉,还是不用谢,许多婚姻很可能因为我而结束,很多人的事业可能因我而起,但同时也有可能因我而终。”

Moneymaker的看法是:“扑克这游戏挺好,却并非适合每一个人。如果你因为我而发现这个游戏,如果这个游戏对你来说只是一项社交工具,这挺不错。不幸的是,很多人尝试把玩这个游戏当做一种职业,但尝试失败了。又或者,有人成功将它做成了一种职业,可却开始讨厌这个游戏,因为他们长时间在这个游戏中打滚,最后导致他们能做的也只有打牌,于是打牌的乐趣被剥夺了,由于全职打牌,他们的履历中只有打牌的经验,以至于这些人也因此丧失了做其他事情的机会。这些都是负面的东西,可总的来说,当有人对我说是因为我才踏入了这一行,这到底是一件挺有脸面的事。”

坚持做自己对Moneymaker来说很重要,而他也是那种永远把家庭放在第一位的男人,他说能够在自己家里通过扑克之星打牌,这对他而言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出于这个原因,Moneymaker一直尽其所能去推动线上扑克在全美取得合法地位。对Moneymaker来说,他更爱玩线上扑克,如果将家庭和扑克放一起,妻儿是第一位,再者因为目前的游戏环境有所恶化,因此他也更多地把重心放在家庭中。

他说:“现如今的游戏环境,充斥着太多的职业玩家,而他们对待业余玩家的方式很烂。这些职业人总喜欢批评业余玩家的水平烂,可说这些话有什么意义呢?若游戏中没了这些牌技较差的玩家,那整个市场也就不成气候了!”

眼见着圈子里出现这种现象,Moneymaker觉得很失望。

Moneymaker的想法是:“每个人在玩这个游戏的时候,都应该享受到游戏的乐趣,享受游戏的好时光,并得到旁人的尊重。如果你遭到了一次BB,那又怎样,随它去就好了,有什么必要为此去攻击别人呢,意义何在?很早以前我就做了决定,传播扑克的正能量,尽可能地去做正确的事,尽力推动扑克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我依旧热爱这个游戏,就算身份是职业牌手也依然还在爱着,因为如果我完全被雇佣了,那也就那样了。我感觉自己和那些业余玩家紧密相连着,所以我有责任去为这个游戏做些对的事。”

Moneymaker见证了身边一些朋友尝试进入这个圈子,可却因为游戏环境不好而选择离开。

他说:“有朋友跟我说他们到图妮卡娱乐场玩牌,赢了一手牌之后被旁边一些人指责他们怎么能用这手牌跟注。这些朋友因为玩的不开心,没法享受游戏带来的乐趣,于是他们不再入局。周末的时候,我会邀请朋友到娱乐场打牌,或是一起做点什么事情,因为在游戏中受过伤,朋友们都会选择做其他事而非大牌,他们说他们才不愿意再上桌去把自己的钱输给那些混蛋!”

Moneymaker认为正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吓跑了新玩家,事实上,这种行为和游戏环境正在蔓延到每一张牌桌上。

Moneymaker说到:“这是现如今扑克走岔了的地方,这个游戏以前是很酷的,是一种消遣,一种社交活动。可现在它变成了戴着耳机和穿着卫衣的牌手们,指控别人牌技烂的游戏环境。这个夏天的WSOP,我在赛场上看到有些选手在嘲笑另一些选手的画面,这些事请看起来对谁都没好处。话虽这么说,这个产业还没死掉,它没有走向衰退,可它也没有走向进步,如果我们想要继续让这个行业发展下去,我们需要营造一种让大家都更享受的游戏环境,技术好的帮助技术差的,一起把游戏环境带回以前那种更友善的氛围中,这样民众们也都愿意加入其中,坐上桌来一起玩牌了。”

距离Moneymaker拿下WSOP主赛的那一刻已经过去13年了,这13年来他确实如他所说的那样一直为这个游戏出力。现在40岁的他,入选了扑克名人堂的提名,也处在一些质疑声中,有些人质疑Moneymaker为扑克的发展所作出的贡献是否足以让他被提名。

Chris Moneymaker

对此Moneymaker的看法是:“从个人的角度看,我没想过要进名人堂,也不是太在意是否能进去,当然,能够被提名确实是一种莫大的荣誉,获得同伴的认可还是很开心的一件事,可说实话,这份荣誉却不是我很看重的东西。要是能真的入选,我爹和我孩子都会觉得很好,那是我爹看重的东西,他会很高兴我当选,可对我来说,这些荣誉从来不是我想为扑克出一份力的驱动力。”

Moneymaker其实清楚那些关于他被提名名人堂而引发的争议,但他却不在意,他的心思放在了其他地方。
他说:“我肯定知道那些质疑声啊,我干的就是这行,所以我一直都有在关注行业的消息,关注最新的线上扑克合法化的进程,关注行业新闻,行业内的观点,以及2+2论坛或推特上的八卦。我绝对认同对于那些像Matt Savage一样,对推动这个游戏发展成如今这种面貌做出过很多贡献的人,希望他们有通道,有机会入选名人堂。”

他说为这个游戏做出贡献的人应该得到正名,照这个观点,Moneymaker也是值得这份认可的。

Moneymaker认为:“作为牌手,对于推动这个游戏的发展,我们通常做得很少,所以我们需要去认可做这些事的人,赞赏他们为行业做出的贡献。就我自己来看,如果是用牌手这个身份,入选名人堂我确实不够格。我不玩高额桌、没有兢兢业业所有时间都用来打牌,当然这些一直都不是我渴望做的事。我清楚自己用牌手身份是没资格进入名人堂的,可大家应该能看到我为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所做的贡献,为了线上扑克在美国取得合法地位,我一直在努力着,为此贡献出一份力,关于这部分我确实尽力做了自己能做的,所以说,就冲着这点,我应该是够格入选名人堂的,而不仅仅是因为牌手这个身份入选。”

欢迎欢迎下载安装PokerNews手机 、平板APP,以获得最佳体验。除了 iOS Android手机APP ,另有 iPad平板APP t,助您时刻走在扑界前沿。您亦可在iOS或Android平台下通过 MyStack更新你在全球赛事中的筹码量 情况。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