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牌在翻牌圈中所显示出来的攻击性

强牌在翻牌圈中所显示出来的攻击性 0001

对于许多有经验的玩家来说,我说话明显有些重复。但是对于一些正在学习游戏的人来说,要把这个当作可靠而坚固的建议。我要谈的是什么时候你该下注,加注,再加注。—带着好牌“出来开战吧”。

当翻牌圈中来了细小或中等的同花

如果你有8h-10h,翻牌圈则是Kh-7h-3h,那么你是时候开始加注。这样有三个好处:(1)可以把一些玩家端出牌局并赢得他们的钱(2)你可以从跟注的玩家那里赢得资金。(3)可以把危险的牌挡出牌局。在这个第三点上面,很多人会想这个战术如何能把危险的牌挡出牌局呢。我们都很清楚一个人要是手里有“红心”ace的时候他会下注,并会在翻牌圈中下注或加注,因为他有最强的听同花在手里。但我不同意这一点,因为有时牌局中根本没有玩家手里有红心ace和Queen。但无论怎样,也可能会有一个玩家有一张红心Jack。现在你正是处身于一个危险的境地。如果你的底牌是一张红心Jack,在你之前已经有人下注和加注。这会使你陷入两难境地,因你很难确定在往后两轮中来了一张红心后,你的同花是否够强度将会成为一个疑问。因此,很多对手会倾向于盖掉他们的牌。

当我面对这种状况而变得具有很强攻击性时,我的确很想以上所讨论的事情发生。我知道我不会得到两个顶级的同花。但事实上我也不曾经常遇到同一牌局中有那两张大牌的经验,我想给予只有两张大牌以外而对我存有威胁的玩家压力。我记得有好几次我得到了5-6的同花牌,而变得很有攻击性。两三个对手在我之后盖牌,第四张红心牌出现在河牌圈中,摊牌后我仍然赢。在翻牌圈和转牌圈一直对我穷追不舍的对手的底牌的确是蛮强,但可惜的是不是红心。一个在翻牌圈中盖牌的对手拍着桌子说“我把Jh/10h/9h….都扔掉了。”但是因为我在翻牌圈中加注,他们认为我不是有带ace的同花就是先前那个玩家有。因此,大部分的玩家当他们认为他们的牌必死无疑的时候他们就很聪明的盖牌了。在这种情况下,用强攻的打牌策略是很有利的。偶尔,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会扔掉一个queen的同花。但是这都要看他们到底有多精明了。

如果之前的玩家向你再加注,你应该怎么办?你可能会开始考虑他也许有更大的同花。那么下面是我的分析和做法。如果我得到一个小的或中等的同花,之后一个对手下注,我会马上加注。如果这个玩家再次向我加注,我会继续加注直至封顶(cap),这种激烈的加注行动可迫使对手过牌直至河牌圈。我发现大部分时间里,这个玩家都会有AK或一对,他们在翻牌圈向你反加注是因为他们认为你还没凑成同花。这样一来,他们会努力给你造成尽可能大的压力。另一方面,你不想把自己陷进举步为艰的境地。再有,如果他们有带ace的同花,他们是不会盖牌,并将在转牌圈中加注。最好的方法是一直过牌到河牌。

顺便说一下,如果我在翻牌圈时封顶,这个玩家在转牌圈中过牌,我会倾向于下注。但是,你必须记住,如果这个玩家有一个顶级同花,他们会利用这次机会进行过牌后加注(check-raise)的策略。那么如果你在转牌圈中使用过牌后加注的方法,你会很难确定你的对手是否同样用同一的招数,抑或根本是没有凑成同花。这个情况下很难用过牌后加注的策略去隐藏你的同花而赢得额外的注码。

得到一个组

在翻牌圈中凑成套牌后下注。很多人会说你应该慢点来。但是你必须考虑为什么要慢点来呢?如果我得到顶级同花,我偶尔也不着急让更多的玩家进入,在转牌圈中有更多的跟注者。但是,我这样是因为我想要伪装掩饰手里的牌。如果我有3-3,开牌出现J –9-3,当我下注或加注时,有多少对手会想到我得到一个三条的套牌呢?我手里牌的力量最终被掩饰住了。我说:开始搭建我的彩池吧。当我能够用一个顶级的一对甩开一两个玩家的时候,我非常喜欢这样。面对这样的牌,我非常之欢喜。我会一直下注加注直至河牌圈,向那些朝我下注的任何人加注(除非桌板上的牌真的真的是相当糟糕,比如J-9-3-10-Q)。

如果有人在翻牌圈中向我下注加注,我的反应会根据于我的位置和我所面对的对手类型。如果我在前位凑成套牌并下注,之后有一个玩家向我加注,在转牌圈中我可能打算使用过牌后加注的方法。你必须肯定的是你的对手会对你过牌作出下注的行动。如果他是一个有手段或强硬的玩家,他会为了一张免费牌在翻牌圈中向你加注,之后在转牌圈中过牌。

得到一个顺子

请看我标题为“我得到顶级顺子(I flopped a nut straight”的文章,那里有系统的分析。解释了为什么它在变得具有攻击性的时候是如此重要。

What about AK with a good flop?

底牌是AK的时候我通常不会像我之前那样做。假设我有AK作起手牌,翻牌圈出现A-7-6或K-8-10。许多玩家相信你应该在翻牌圈中一路拼杀。我通常会对谁喜欢这种翻牌圈的事情感兴趣。如果我在有利位置,而中间位置上的玩家下注,我可能只会跟注去鼓励他在转牌圈中再次向我下注。如果他真的这样做,我可以毫无顾忌地向他加注,甩开所有后面的玩家。在大部份holdem游戏中,当我在翻牌圈中加注时都会呈现比较松散,而且很难收窄玩家的数目。但在转牌圈中加注却可以轻易做到。在翻牌圈中出现ace或者king,底牌AK对于很多对手来说都是一手很强而有力的牌。如果你在翻牌中加注并在转牌圈中下注,一些中型对子或听同花或顺子的对手会继续跟注。在河牌圈中你将会面对三个或以的对手,大大增加了对你风险。试问你想得到那一种结果呢?

所以,我通常也不会在翻牌圈中用我的AK进行强攻,我比较喜欢等至转牌圈时下注,把那些正在等牌的对手踢走。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