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凑成了顶级顺子

我凑成了顶级顺子 0001

在1988年的世界扑克系列比赛(World Series of Poker)中,Johnny Chan和Erik Seidel(他们是坚持到最后的两个选手)在$10.000无限注锦标赛中是两匹黑马。在比赛最后一局中,Chan手里有Jc-9c,ErikQ-7off-suit。牌面出现8-10-Q of mixed suit。Chan凑到一套顺子。Erik则是一对Queen。下一张牌是一张3,Chan没有害怕。河牌出现一张6。Chan的牌凑成了最强的组合。他只是向Seidel过牌就像他在转牌圈时做的一样, 慢慢地隐藏他的牌直至最后的河牌圈 尝试“****him in ”. Chan了解Erik的风格:他经常在河牌圈押全注,企图拿走彩池。Chan要赌一把,他想Erik还会故技重施。非常确定,他真的在Chan过牌后在押全注。Chan将他击倒,成功的抵制住了他的进攻。

电影“浪子”的编剧决定利用1988年的世界扑克系列比赛中的情节,能够预测这肯定又是一部好莱坞力作。我们的英雄在最后一局里用一个最强的顺子叫牌,做了一个Chan式慢动作。当然,应该由John Malkovich来表演,他成功的击败了那个恶棍。所有这一切都告诉我们,当你碰到这种情况时,你就该过牌等着你的对手在河牌圈把他所有的筹码押下。那个时候你可以跟注,然后赢他一大笔。不幸的是,限注Holdem是有投注制约,依我看来,这个游戏有相当多的理由可以说它是不对的。

顺子会被同花和葫芦(或者更好)克制。由于顺子较易凑成所以亦都较易被击败。此外,如果你得到同花(Ace最大)的时候,没人能抓到更好的同花。他们必须以葫芦才能将你击倒。但是如果你在大盲注中搭上顺风车,底牌是10-7,翻牌圈出现6-8-9,立刻便凑成了顺子,但是6-7-8-9-10-J或Q将会改变一切。换言之,一副牌中的23张可能会使你的牌变差。然而我一次又一次的看到对手用顺子在翻牌圈中过牌,只是因为他们有一个顺子在手。但是可能很多危险的牌会出现,在这种情形下,你必须下注、加注,再次加注直至封顶。这不是慢慢玩的时候。如果别人都盖牌,而你却赢了一个小注,那么你就要高兴点吧。在翻牌圈时的一次下注不可能让一个对或AK盖掉。但是,一个玩家手里要有J-x那就很可能盖牌。如果你过牌然后给他一张免费牌,可能是10,那么你就没法逃脱他了。更甚一点,如果他得到了顺子,那一定会把你击败。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你必须提前保护好你的筹码。你不仅仅会从跟注中赚到钱,但是当他们在河牌圈中凑成了顺子的话,你就会在被打败。尽管你有J-Q,开牌是8-9-10不是同花的,你扔要下注。尽管真的没什么牌能伤到你,但如果一个玩家翻牌时只有同花中的3张牌,他甚至会在只有一注的时候就盖牌了。但是在得到一张免费牌拿到第4张同花牌时,你的对手就不可能会盖牌,你就会不小心的减少了河牌圈中的安全系数。

以上的例子证明一个顺子怎样会比一个同花更容易被打乱或是击败。为了以上的原因,你应该下注,如果别人加注,你要再次加注。那就是当你得到同花时,只是重复会带来一个问题:9张牌。像我们之前看到的那样,你可以在翻牌圈中凑得唯一的顺子,但如果23张牌中的其中一张落在转牌圈时,那你就不是独一无异。

第二个原因是如果你慢慢地玩你的顺子,会增加你和别人平分彩池的机会。我们假设你有Q10,你的位置是中位,还有另外三个对手。翻牌出现As-Kc-Jd。你得到了一个顺子,没人会有更大的。这样你就显得很有把握。但是假设一个玩家有J-10。前一个位置上的玩家下注,可能手里是一对ace。如果你跟注,按钮上的玩家也会。如果你加注,他或会盖掉。所以我们假设你跟注,他也跟注。转牌是张Queen。现在你仍然有顺子,但是不会只是你一个人赢得彩池,而是要和他平分。再者,他一定会下注,或者加注,每个人都希望你盖牌。现在你只能用最大的顺子去平分一个蚊型彩池。1998世界扑克系列比赛的重演就几乎不可能发生了。假设你在翻牌中加注,有可能在按钮上的玩家会盖牌。当然,也会有一些玩家不会盖牌,无论代价是多少。当你在前位的时候,你不可能期望去控制他们。

从资金角度来看,顶级顺子在翻牌中是非常有攻击性的。在上面那个例子中翻牌圈是A-K-J,你更喜欢建立一个大型的彩池。因为数个玩家会有比如A-9和K-J的牌。他们更想把更多的钱投在这里,尽管他们是处于下风。你所不希望的牌是10-8、J-10、Q-9。因为它们可能会平分原本只属于你的彩池,因为你给了他们一张免费牌或只付便宜代价的牌。

很明显顶级顺子不是一手适合慢慢玩的套牌。甚至你可能会用它表现出强大的攻击性。冒免费牌的危险是相当危机四伏的。只赢一个小注你就应该很开心了,因为你没有损失一个大注。拯救一手被慢慢玩的套牌会比顺子来得更重要。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