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Omaha玩法-扑克信心的测试

介绍Omaha玩法-扑克信心的测试 0001

Tony是英国在线扑克和现实牌室的常客。他大部分时间固定要玩玩德克萨斯Hold'em和Omaha(高和分罐)玩法,彩池和无限注赌博,他既玩现金赌博又玩锦标赛。

介绍

当我刚开始在线玩Omaha扑克时,我专门在固定限注的赌桌上玩牌。彩池限注Omaha并不在玩牌的范围内。为什么这样,我最后是如何转向玩彩池限注赌博的?那么进入这个游戏类型之后,结果如何?

我试图要概述我学习的过程来解答这些问题,因为大部分新手在玩Omaha的时候经常同样发现自己对他们的玩牌动机产生疑问。你的动机是为了学习提高的需要,还是为了贪婪的赚更多的钱?

以限注开始

我玩在线扑克是通过学习如何输牌开始的。每次,钱都会从我的信用卡里划出,我清楚的知道它与白天工作得来的收入是不同的。在我开始破解德克萨斯Hold'em并开始重新建起我的资金之前,我花了大量时间充电,读大量的扑克书。一旦我觉得自己难以控制,我就开始冒险进入其它领域玩其它固定限注的德克萨斯Hold'em游戏。

我认为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在扑克在电视上播出像现在这样广泛流行之前我已经开始学习了。现在电视节目所描述的都是那些无畏的选手们在无限注游戏中用资金下注转牌。这意味着我不是在这种记忆影响下玩在线扑克的。相反,我没有玩无限注现金游戏的需要。不行!

我开始的目标是玩固定筹码的游戏,很快这变得很清晰,钱有赢有输。我因此决定在我的固定筹码游戏中磨练。我不需要把我的全部资金都押在一手牌上。

今天,有冒险倾向的新手,尽管自己是很差的选手,但仍要把资金押在无限注游戏中。这摆明了是帮别人赚钱,所以我不为这种理由输钱的人诉苦!

而后我直接从限注德克萨斯Hold'em游戏中赚到限注Omaha。一旦我对游戏有了感觉,这个时刻一到来我就涉足了彩池限注Omaha。第一个想法是“这只是彩池限注,不是无限注,因此危险是有限的。”这当然是个谬论!

发挥性因素

所有的一切都进展顺利,直到我来了一手适合下大赌注的好牌时,麻烦出现了。这是在线游戏的微型筹码桌上不会发生的事情,现在它出现了。最小筹码的游戏是$0.5/$1盲注,它允许下的最大筹码是$100,现在就堆在我面前。我很快的就吸引一些人的行动,然后我就和我的$100说再见了。这对不习惯大赌注扑克的人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另一天我又试了一次,同样的结果出现了。所以,我决定离开它,回到固定限注游戏中。

然而,我就像着了魔似的继续关注彩池限注游戏,因为通常有一个选手可以把最初的$100赢到好几倍,而且进展中均匀的拿到彩池,因为他有能力把其它每个人的筹码都纳入他的彩池下注中。

所以,最后,我费力的回到这里,小心的玩牌,直到有能够用“依靠的筹码”来下注一手大牌的时候到来。然后那时固定了按钮的移动,已经建起彩池的规模,点亮了注金,闭上了我的眼睛!

实际上我再次睁开了双眼,因为要等待残酷的结果,观望并希望看到“赢家”的信号闪亮,巨大的彩池划向我这边,一个或更多的选手承认他们输给了我。突然我成为了筹码的领先者。一两个赢家和我在各个位置上更轻松的下注,因为我知道就算牌给的不好也不会破产了。

当它发生之后,我发现自己偶尔会在“这个领域中”玩牌。没什么会让我感到不安,当我应该下注的时候下注,应该加注的时候加注,同样的盖牌。很多次我都把最初的$100发展到$700 或 $800。那时我通常把它叫节日。

是的,这不会经常发生。我已经发现彩池限注是极为不稳定的游戏,这是完全真实的。我有时读高筹码选手的网络日志(或“历史记录”),他们有些人经常玩$10/$20或更高盲注的彩池限注Omaha游戏。每次竞争彩池都要挪用4位数左右的资金总额。特殊的时候,选手会输掉几个彩池,就是要输掉$8,000多的资金。一天结束之前,他增加了$17,000的资金。

简单的情况是彩池限注Omaha需要你在有60%的获得胜利机会的情况下才能下注,因此要忠实这个赌注,因为如果你获胜,那么彩池可以支付给你比你下注多60%的赌注。彩池限注Omaha赌注有指数的特征。每次彩池得到加注,下一个选手可以给新的彩池规模而再次加注并且还要比它额外的多一些(因为彩池下注规则说明你能够跟注最后的赌注,然后下注包括你新跟注在内的彩池)。

结论

我给这篇文章的启的题目是“测试你的信心”,这是有理由的。如果你不习惯或者玩大赌注扑克感到不舒服时,你需要准备让信心跳跃的发展,玩彩池限注Omaha。你要有信心相信自己能够读懂牌并且能够对其它选手下注。你需要有从失败的经历和资金损失中恢复过来的信心。你需要对你的知识有信心,相信你下次也会下同样的赌注,因为机会仍是你的最爱。

总的来说,你需要相信你做的事情是正确的,总有一天你会进入这个领域并主宰你的赌桌!

2005年10月28日

编者提示: 在贵族扑克里测试你在Omaha 游戏中的信心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