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战略——更多参与更多了解

扑克战略——更多参与更多了解 0001

从超级系统2上得知,Jennifer Harmon说在她刚上赌桌时,她愿意等一下来研究她的对手。Doyle Brunson和很多其它的职业选手在他们的书中给出了类似的建议。一般的想法是在你没有进入彩池时通过观察对手们如何玩牌可以了解很多关于对手的信息,而这些信息完全是免费的。

我赞同这些观点,但是我觉得这个建议是“不完全”的。当你从旁边观察一手牌的时候,有一个因素被你忽略了:你的对手对你有何反映?

从旁边了解对手可能会告诉你这些选手们是否失控或者他们玩的是公式化的。通常,你也可看出是大意的选手或谨慎的选手。

如果你没注意到这些对手对你的实际反映,那么一些问题和错误可能就会出现。

对于我所说的,我给你看一个例子。我坐在桌上不长时间,遇到这样一个中年人,很大意并且相当具有攻击性。在他前面有很多的筹码。坐在旁边的我发现:

a) 如果每个人都过牌他会下注。

b) 如果有人和他赌,无论手里什么牌,包括顺子他都会跟注到河牌。

c) 然而,如果他在公共牌中什么都没有,他绝不会下注或跟注。

d) 半欺骗对他来说不起作用。当有人在公共牌上半欺骗他,他将跟注,然后不管什么结果他都会再次在转牌上下注。

e) 如果他在转牌上加注,他更可能跟注而不盖牌。

f) 如果他在河牌上拿到任何一手牌,他将跟注。例如,如果他有J8,牌桌上是A-10-7-4-J ,他会毫无疑问的跟注河牌。

有了这些观察,谨慎赌牌很显然是最好的办法。最后,我分到对K。他在公共牌前中间的位置加注,我孤立他再加注。公共牌是Q-6-3。他主动下注(和他经常做的一样),我跟注,因为我认为我的牌值得玩。转牌上他过牌。我下注,但令我惊讶的是他很快的盖牌了。

我觉得这种做法太罕见了,在脑子里记住了。几手后,我很幸运再次拿到对K。我在公共牌前加注,他跟注。公共牌是10-9-5。他下注,我加注。他跟了,转牌是3。他过牌,我下注他盖牌。

现在我和他已经玩了很多次了,我通常玩的很保守。我认为他是这样想的:

a) 在我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我通常将过牌或盖牌。

b) 当我加注公共牌或下注转牌时,我通常有很强的牌。

换句话说,这个选手了解我的赌牌计划,在每个公共牌上都下我的注,因为他知道我要是什么都没有就会盖牌。然而,如果我跟注或加注公共牌,这让他注视,他会在那之后很快放弃彩池。

所以我改变对他的策略,开始采取与在旁观察不相合乎逻辑的做法:我增加欺骗的次数得到更多的筹码。一个彩池中,我试图过牌——加注在转牌上半欺骗,取得了成功。另一手,我加注公共牌,赢得免费的牌——桌上没有其它的选手试图完全对抗他。

所以在休息中观望这个对手应该建议采取谨慎的战略,我发现当我开始参与时他回应我的方式建议我采用大意的和更攻击性的战略。

这个故事简单的显示出你从旁边的观察可能不会给你足够有关对手将如何对待你的信息。你必须考虑你在桌上的情景,获得有关自己的信息的唯一途径是参与几个彩池,看看你的对手对你的反映如何。如果你简单的依赖在旁边观察的结果,你将预示着你的对手将以同样的方式对待你,就像他对待桌上其它的对手一样。在你有限的进步中,你将发现事实并非总是这样。

当我说“参与几手彩池”时我不是意味着用AA,KK或AK这样的牌参与。试一些大意的牌,看看你的对手是否错误的对待你。我想起坐在锦标赛胜利的一桌上。我注意到一个选手特别的注意我。现在这个选手不害怕在不适当的位置上赌擦边牌。但是当他有QQ对付我的87时公共牌为K-9-5,他总是给我免费牌。在河牌,当我奇迹的拿到6而没有额外的赌注时,他决定下注我。因为这个选手通常不给免费牌,但是在和我的对抗中,我得到很多抽牌成功的机会来对付他。

相反,你可以发现由于你在上周赛季中两次用最坏的赌注击败同一个选手,他会对你有恶意。当你可以看到这个对手在对其它对手时很保守的玩牌(当你在旁边观察的时候),当你在公共牌前加注时这个选手可能突然加注更大的彩池,只是因为他出于对你的报复。当这种情况发生时,你需要转变谨慎玩牌的策略,当你拿到AA时监视恶意的选手用擦边抽牌向你发动的进攻。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