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好笑!

有点好笑! 0001

当Poker News的Tony G让我写一篇关于在线扑克策略和剖析它和传统面对面游戏的不同之处的文章时,我觉得有些好笑。

难道他们没看到过我近期在Ladbrokes 扑克日记中1500字的文章吗?其中比较两者的相对优缺点—对现实扑克游戏是否明显有较多的偏见呢?

奇怪的是,我之前文章的结尾部分在那篇日记中遗漏了。那上面说:“最后,我还是用我最爱用的例子,美式桌球和英式桌球的区别—不同的形式、不同的战术、一个落袋深,一个球体大。”文章正在发往成千上万的在线客户那里,文章的其余部分实际也刊登了出来。

当然,从那以后所有一切都改变了,网络扑克轻而易举的成为了整个时代最伟大的创造。现在,Ladbrokespoker.com的经理并没有在意在一些小事上,而以最快的速度与我解除了合约。

你知道我真的喜欢把每个夜晚花费在在线游戏上。这不比赢一场$50,000 的比赛和从Omaha现金赛中所得少。

面对机率

在剖析中,我的意见集中在:糟糕的游戏和糟糕的玩家,他们犹如门外汉一样能靠运气赢得牌局。他们永远也不会弄懂自己的。

当然,这个是当你和他们作单对单较量时所得的想法。但是,在任何形式下的赌博中,所有好牌也有可能会被打败的。如果你能成功的屹立不倒的通过整个比赛的话,你应该是最幸运的人了。

在许久之前的某一天(那时网络还被认为是极其糟糕的东西的时候),我手中的底牌是AdQd,带着足够的筹码进入单对单的对决中。非常高兴地在翻牌圈中得到了一组TdJsKd的牌,彷佛置于神话中,但实际上是真实的。

现在告诉我,有一组同花顺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会失去多少赌注?

当我的对手在翻牌圈中押下比我赌注略多的注码时,我认为已经输了。我来解释一下这一行为,他可能已经凑成了三条(three-of-a-kind)或者是顺子,我再次加注并押下全部筹码,而他也已经预先选择了跟任何数额注码的按钮了。接下来发生了一件难以置信的事,赌桌上发来了另外一张K恰巧和我的一对9凑成了葫芦,多么可怕的恶梦啊!

别失望

你对网络游戏的真正期望到底是什么呢?网络世界中玩家的优势是电视转播,很多扑克迷会经由电视转播观看顶尖高手以QK或一对3豪气地把全部筹码押上。

不幸的是,这种游戏和在线游戏很相像,因为这些精心设计的电视比赛通常有六个座位,投注层次也逐步提升。意思是说,超过游戏的第四、第五级,玩牌所需技术便会降低。

这些因素对以个新手来说不是那么显而易见的。他们不能够掌握位置的复杂性、时间性、当博彩机率和彩池赔率适当时也不会赌。其中带有相似例子的挫折是无法估量的。如,在前位的以AK同花牌叫全注,被一对2跟牌。事实上就是在这个时间左右,或者在2’s出现之后,在聊天栏里就会出现这样的话“我有MUPPET,你怎么想?”有一些小因素比方如果我得到了任何一个对儿(这很有可能),在对抗对手的2张大牌(如果他们的底牌不是一对的情况),我有四倍于他们的胜算。很快地,你也会用一对5’s叫全注,因为以上的事件在头脑中是新鲜的,你会让自己去相信叫牌者手里有诸如一对4’s之类的牌,因为那是你想让他们有的牌。

只要运气不要手艺?

现在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全新的领域,自己玩牌很差劲,那是因为你周围遍布差劲的牌局。一种“如果他玩的差但非常幸运,那么我也应该也能取得同样成果的理论正以极快的脚步向我们走来。这就是我想说的问题。

但是,以防我没能更早的提及,我最近作了一次关于在线竞技比赛的全面的总结。这对我来说是个大转折,同样对得到绿卡并实际用上的人也是个很大的转折。但是它带给我们的唯一的东西就是好游戏给我们的信心,你会逐渐扫清缠绕着糟糕游戏。

什么样的游戏才算作好游戏呢?你知道一本300页的扑克书企图改进人们的游戏玩法,但是却遭到了惨重的失败。所以我有限的知识和为数不多的几页文章不足以令你明白太多。

因此,让我们访问一下尽管我会在计算机旁坐上9个钟头都还能非常生动的记起的2000人进入的“决定重时决策的时刻”。

情况:

有两张牌桌,盲注为10,000/20,000;另外亦需要500的ANTE(每人每局必须投下盲注)。平均资金位277,000。牌局只剩18位玩家,总筹码数有5.000.000,而我有288.000。

押下大盲注的牌手手中的底牌是Ts8c,我发现最底位置的牌手押下全数72,000的筹码,而且每一个也都盖牌不跟。

以我的难牌再押下52,000的筹码跟注—是否应该自动盖牌不跟呢?

那么好吧,盖牌只会令我感到失落而满足不到我的欲望。跟注输掉的话,也只会使我的筹码数轻微下跌到207,500的数额。

关键是我也准备输掉那52,000(因为我的20,000盲注已经变成死钱了)。对于这额外的52,000我会给我那个有72,000的对手重重一击。大小盲注总额为30,000和ante注也有4,500。那就是106,500了,等同我那52,000的两倍。

数字都算对了,我就要考虑一下我的对手会有什么牌。超过1980人现在已经离开了比赛,我认为留下来的人是对游戏熟悉的人,而大部分都用一些既定的老套路。比如坐在按钮(button)位置时加注,尤其是有了大牌而且资金相对较少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对手可能有的牌:

A)就他的下注方法来看,他很有可能手中有Ace,而且打算把牌局在翻牌圈(the flop)前结束。对这个问题我非常质疑。尽管脚牌还没估计,但我明显的希望是7或者更小一点的牌。

B) 撇除Ace外,我也考虑到对手的底牌是KQ、KJ、K9、Q9中或相似的比如KT或QT,但可能性明显地比较小,因为我自己手中有一张10。

C) 不要相信他会用AA、KK或QQ去叫全注。之后我也推测他现在只有一个小对儿,比如22、33、44等等。

D) 第四种情况就是两张同花连牌。这样的牌越来越受人们的青睐,因为他们逐渐意识到这种牌的价值。我自己手里有T8,不可能像9T和TJ那样的牌能戏剧性地突破包围取得胜利,所以T8对我来说是有大问题的。

E) 随后我考虑过这应该不像是over-pair。

F) 一个特殊的对子,比如99是一个220/1的估算。但是就多了一张单牌也不一定总是坏事。

G) 配牌,如像TT、88明显也是不可能的事。

能被T8击败的机率:

A) AK、AQ、AJ及类似牌;36% 7/4

Ai)A7、A6、A3及类似牌;43% 11/8

B) KQ、KJ及类似牌;35% 15/8

C) 22、33、44、55、66、77;49% 1/1

D) 67、56能串起来的及类似牌;60% 4/6

Di)78、89能串起来的及类似牌;66% 1/2

Dii)9T、TJ、能串起来的及类似牌;28% 5/2

E)JJ、QQ、KK及类似牌;16% 5/1

F)99;29% 5/2

G)TT;11% 8/1

Gi)88;34% 15/8

正如我所说,我非常怀疑那名对手的底牌是有Ace(其中只有一个Ace—情况A),不用理会他的脚牌。在这事件中,我能取胜的可能性要比我投入所得到的2/1的Odds要小很多。

对QK 和under-pair来说也是一样的,事实上,亦只有这些牌未能使我的跟注配合彩池的赔率,这是那些我不能认真对待对手。因此,结果就是自动跟注了。

可悲的是,最后也不能打败他手中的A7!

情况二:

到了总决赛的时候,当我的AJ碰上了AA时,我异常悔恨。剩下的105,000筹码,比平均的555.000低。经此挫败后,我突然地很想押下全部的筹码,但我的手指却不听使唤按不下全押的键。

在不要23、49、27、36这样的牌的同时也一次性的损失了1,000的Ante。现在我发现自己在押下大盲注时(40,000筹码)拿到了A2。

一个在前位的玩家投全注,然到到我这里我盖牌了。我的决定很简单:用我剩下的60.000的筹码跟注并赢得对手的大盲注100.000、小盲注20.000、ante注9.000。这样总额就是129.900,比我剩下的两倍还多。

很简单地,总额彩池数有229,000,彩池数略大于我100,000筹码5/4倍。

那么,第二种(放弃的)选择是一个决定不会那么简单。这里面纠结了太多的筹码,而在这一手牌之后,小盲注将被提升至20,000,这足以令人陷入痛苦边缘。一些人总是希望能在游戏中待的久一点。在下一轮投注到了的时候,一个玩家被淘汰了。总之,在这个阶段奖励结构意味着第八位比第九位(已经超过了$5.000)的多$3.000,第七位的之后还会再加$3.000。

从个人的角度上说,我玩锦标赛不是简单的想去赚钱,但是我仍然清楚你在胜利的过程中有多少次失利。如果你把自己踢出局的话,你就永远不会再踏上征途了。

对手可能有的牌:

我确实正面对一个大牌,这个牌可以分为两种A)一组大对 或B)一张有大脚牌的Ace。

底牌是一对A会有多强?这是有点难以预测的,但是AK肯定是对我来说最坏的障碍(任何Ace加上最强的脚牌)。

被A2打败的机率:

A) AA 7.4 12/1

Ai) KK、QQ28.8 5/2

B) AK、AQ、AJ及类似牌;26.8 11/4

在打这场战争前,如果这手牌的得胜后所得赔率为(5/4),比起得胜的机率(5/2)来说是不值得的。

但仍要坚信,他有个“大”Ace,我要是有TJ同花可能就会跟注,因为赢的可能和潜在的派彩是远不能比较的。

在某种情况下用T8去跟注是比较怪的,在另一种情况下放弃A2,可能看起来会比较疯狂。我希望以上所列的想法在这样的游戏背后会给你一些理性的启示。也希望它会帮助你今年进行的游戏。在这里,我希望你在2005年里会得到大丰收。

编者话:

前任记者,现专业扑克评论家Roy Brindley总结了2004年欧洲竞技比赛获胜玩家。由Ladbrokes.com赞助,他现在的官方网站www.roytheboy.net今日开始启动。同时,Roy在上周的商务赌场PPT比赛中淘汰了Phil,当时他用一样5去跟Phil的全部的筹码。“可能只是一个大Ace或一个小对儿和彩池赔率成正比,他就跟注了。”在叫牌之前他这么说,他说对了。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