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介绍奥玛哈玩法-那些天的一个晚上</strong>

<strong>介绍奥玛哈玩法-那些天的一个晚上</strong> 0001

介绍

我在网上不专门玩很高筹码级别的游戏。这是因为我是个保守的玩家,希望能稳定的赢而不是要赢的很可观。我会在我认为恰当的时候有攻击性的玩牌,但是在我的游戏中攻击性不是常有的情况。只有我需要这样做的时候我才会攻击性的玩牌,因此我不会用很小的牌不断的加注并再次加注,与我周围的一些选手很不同。但是我有几次也攻击性的玩牌(今天你读到的这篇文章就是个例子,我们可能有一天会在赌桌上相遇)!

我有时也喜欢看-而不是与之对抗的玩牌-有很多钱的选手们在高筹码彩池限注的在线奥玛哈游戏中竞技。只是看看而已。这里,通常不会有满桌的时候,基本上都是缺人的牌桌。这样比赛就更疯狂了!我观看比赛并疑惑选手们是否有这么多钱,他们能很轻易的承受在第二天赢回来之前当天输掉几千美元。这样的侵略是无限制的,我有时候试图从看到的牌局中找出证明来指导我玩低筹码游戏。

类似“轻率的”玩法不局限于高筹码的游戏中。有一天我用一手好牌成功的经历了河牌被击败的情况,这个人面对大的赌注并没有盖牌。

这就是他们所说的钓鱼吗?

“美丽但残忍”可能是扑克最好的总结。在彩池限注奥玛哈中,单独看表面上都是有规律的,但是当状况出现时,会让你疑惑你为什么不能找到一贯有利的玩牌战略。理论在实践中不起作用之前是很完美的。

在固定筹码中,一般不可能动摇选手策划的一手抽牌。首先,他们通常有很好的彩池机会,抽一个两边有机会的顺牌、同花牌或者甚至是葫芦。通常潜在获胜牌的数字是8、9、10,有时会更多。有固定限制的赌注和不断增加的彩池,它被英国人叫做“没有大脑的游戏”。但是那里也有选手只是因为他们需要在台面上的3张牌中拿到一个就能形成一手强牌而跟注。彩池机会在转牌之后可能是很差的,但是即使你加注也不会输给这些选手。他们看彩池并希望能够幸运的赌对。

对你的对手来说现在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固定筹码,但是当这是彩池限注的时候,你已经下注了彩池,你通常会期望跟注者在抽牌并还有很多要出来的牌。最为重要的是,当彩池下注被卷入的时候,很少有满桌人都在行动的时候。大的赌注通常会减少玩牌的人数,你和一两个人仍在游戏中“撑着”。因此,如果他们都只有很少抽牌的数量,那么彩池几率会劝服选手盖掉彩池注。

如果他们下注什么时候有同花抽牌?在翻牌中他们有两张出现并最多有9张牌可以凑成同花。如果他们在翻牌只是跟注并过牌,他们现在必须修订自我位置,因为他们现在有9张牌能够凑成而只有一张牌会出来。

这个在翻牌跟注的合理化方法利用在转牌和河牌中形成同花牌机会的方法是有缺点的。你应该只在准备再加注彩池(可能要全押)的时候运用这个观点,这样在转牌出现之后你没有进一步的决定。

翻牌跟注对我来说是有缺陷的策略,但是大部分抽牌选手都这样做,尽管在转牌击中的机会很低。那就是说,作为一个彩池限注选手,你想得到这样跟注对手的跟注,此时的机会与他们相对,意味着机会与你同在,至少在这个过程中是。这会确保你有利,你的是正确的,因为他们在理论上是这样的。

所以,因为对手冒失的玩牌可能在转牌中十分清晰,彻底的被打败。在摆出的两个例子中,它可能会双倍的打败你,因为在每个例子中,一张赶一张的同花无论什么情况都非常接近坚果!

很多选手很少拿台牌,这是另一个危险。他们有两个套牌与翻牌中的同套牌相匹配,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决策的最后阶段。他们会跟注去抽牌,并他们会全部下注击中抽牌,而不考虑可能会有更高同花牌的可能。

所以,我的牌什么样?第一看我在转牌拿到最大的顺牌,在台面上有两个黑桃。一张牌出现,我希望台牌不是对牌或者3张同色牌。我在转牌下注彩池来消除对手的机会。我在此时拿到坚果。他跟注,河牌出现了第三个黑桃。筹码变得很少,所以我下注保持持平。它跟注并亮出10最大的同花!

下一手牌在某种意义上说更加糟糕。这个局面在翻牌前就开始了。我拿到AK97,其中9和7是红心。翻牌出现Ah Kh 4c。有两个最大的对牌,我在这个不大的范围内自信的全部下注。只有一个选手跟注。转牌出现了另一个小的不是红心的牌。我再次下注彩池,并再次得到跟注。河牌是个小的红心牌。那意味着我有两个顶级的大对是多余的,但是我形成了同花,但是如果他拿到10h, Jh 或 Qh并还有另外一张红心我就会输给他。

我不得不考虑这就是他跟注的原因。我希望在此之前有加注,如果他拿到套牌会这样做,所以我对这一点打了折扣。可能是用QJ, QT 或 JT 抽顺牌或者是同花牌。我下了部分彩池的注,指出小的同花会让我输钱,大的同花会在此时再次加注,到时我会盖牌,但是仍很痛苦并欺骗。不在这个位置上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什么帮助!

这个选手跟注并亮出了很差的牌,其中包括10h 8h。那已经足够好了,可以打败我的9h,但是我用AK两个对牌下注,所以同花的因素对我来说不成为让我放弃的理由。又一次,河牌上的同花奏效了,在他的头脑里,选手用很弱的同花抽牌跟注。它几乎可以肯定对坏习惯有精神上增强的作用,他如果继续这样玩彩池限注奥玛哈肯定会输掉很多钱。

结论

我猜这篇文章提到的点是要坦然对待我部分的挫折,但是也强调奥玛哈是有很多变化的狂野的游戏,所以你有时会没有任何错误的输牌,其它选手会因冒失的玩牌而获胜。

主要的观点是你不得不理解如果你有策划中间大小的同花牌的习惯并跟注彩池规模大小的加注,你会输牌。概率法则会在一段时间里得以验证。有时你也可能很不幸,牌有时会没有理由输掉也是可能的,这样的情况会被拖延。那也是为什么你要在资金可以忍受的范围内玩牌的一个好理由。

Tony是英国在线扑克和现实棋牌室的常客。他大部分时间固定要玩玩德州扑克和奥玛哈玩法,彩池和无限注赌博,他既玩现金赌博又玩锦标赛。

编者提示: Doyle's Room中有大型奥玛哈游戏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