梭哈战略-在扑克桌上的争论

梭哈战略-在扑克桌上的争论 0001

你在扑克游戏中是他们的一部分。我知道我是。对规则解释的战斗有时会在牌桌上发生。

这是值得关注的内容,因为它不仅揭示了普通的规则而且也看出对它的普通反应。我在Foxwoods邻居的扑克室中玩$20/40的梭哈扑克。一切都很好,游戏很精彩,里面有几个不错的选手,几个熟悉的选手和两个旅游者,他们对正确玩牌不完全了解。我主要从一个男士哪里赢钱-很可观-他有一个好习惯就是无论我什么时候下注都跟注我到河牌。桌上另一个选手让我很好的认出是那种直接坦率的谨慎/攻击性选手。这个家伙没什么,他是我的自动提款机。

我是幸运的,但是他是不幸的,他的好奇心让他变得好些。他只是不会坚持跟注我到最后来看看我的牌是什么。至少那是我对他的行动的讲解。他不管怎样都跟注到河牌,当我亮出一个A的时候他亮出了一个Q,而这时我至少是有一对A。然后,在河牌,我用A以上的牌下注,他会说,很典型,:“你可能有击败我的牌,但是我一定要知道你有什么牌。”他跟注,我亮出我的牌,他敲着桌上说“好牌”,我扒走了彩池。那就像是时钟的工作。多好的一桌啊。

然而,这样情况发生改变了一切。事实上我几次看过这样的事情了,但是没有哪次得到这次游戏中得到的个人结论。

有3位选手,包括这个绅士,都看第五道街。亮出来的牌没什么问题。剩下的情况是一个老谋深算的职业选手和一个常来玩牌的选手进入了加注战。第三个选手,这里叫做绅士的人,一直跟注。这一直持续到了河牌。彩池巨大。职业选手用隐藏很好的葫芦赢得这手牌。常玩的选手盖牌。跟注的绅士对发牌员说:“我想要看他的牌。”指着那个盖牌的常玩选手的牌。

这个常玩牌的选手很快反应。他开始喊着“你不能那样做!那只有在你认为有勾结的时候才能做。”这个绅士安静的坐在原地。他说他可能看任何玩到最后的人的牌,这手牌此时已经被跟注了。他问发牌员这是否是这个扑克室里的规矩。发牌员告诉他—“是的”。所以,他再一次对发牌员说,他想看那个选手的牌。发牌员要掀开常玩牌选手的牌,此时这个家伙开始嚷嚷“不行!叫领班来!”然后他开始骂那个老的绅士-骂些有关个人隐私和他妈的之类的话。这个发牌员告诉他不允许骂人否则会被驱逐出去。老绅士看起来气坏了。

领班知道后赶紧过来了。他问事情的经过,发牌员解释了所发生的事情-常来玩牌的人整个过程都在插嘴发表他的观点,认为这手牌只有在被认为存在合理的有关同谋问题才能被掀开。领班让常玩牌的选手坐下-任何选手都可能要求看跟到河牌的牌。领班告诉发牌员掀开常玩牌选手的牌。发牌员按他说的做了。他亮出一手很可怜的牌,两个小对-对6和对3。

这个事件这样很好的结束了-常玩牌的选手接受了这个决定,绅士仍呆在这里并按自己通常的玩牌风格玩牌,每个人之后更加高兴了。但是之后的情境肯定会不同。

常玩牌的选手没有就此罢休。他冷嘲热讽的对待老选手,说他会要求每次都看他的牌。他说他整晚都会这样对待他。然而,实际上他并没有那样做。老绅士对他造成的骚动感到非常不安,觉得桌上至少有一个人针对他进行攻击很不舒服,所以起身离开。他并没有回来。常玩的选手仍在冷嘲热讽,当他拿着筹码走向收银元时大声欢呼并骂最后一句。

在此我考虑了一些问题。在某种意义上说,这个常玩的选手是正确的。扑克室中的确有允许选手要求亮出被跟注的牌来揭发同谋的规矩。如果有人用垃圾牌相互加注对方,选手们有权看个究竟。尽管被跟注的牌被翻开,即使他们被盖掉,也在某种意义上帮助了欺骗-尽管足够非常聪明的人可能会安排同谋,而且足够聪明的人会在第六道街或第五道街加注中盖牌。

要求看被跟注的牌是非常过分的做法。那会拖慢比赛速度。揭穿其它人玩得很臭的牌在以后不会鼓励玩很差的牌-没有别的也怕尴尬。好的选手和认真的选手很少会为那个原因而提出这个要求。这被看作是一个无礼行为和打扰别人的做法。

但是规矩就是规矩。当有人怀疑同谋时,规矩没有限制这样的情况。没有对动机或其它事情进行的测试。它也是允许的。一手牌中任何人都可以要求看参与摊牌的牌。所以这个常玩牌的选手在规则上是不对的。

但是这有更重要的考虑来显示出常玩牌选手真正错误的地方。争论的效果是什么?常玩牌的选手表现出自己不是个很好的玩家,因为他处于自己个人的愤怒带到自己的扑克判断中。用宣扬的处理方式,他让游戏结束了、那才是明显的错误-非常非常赔本的错误。他要是把嘴闭上或者用更为节制的方式处理个人的不满,时间长了他可能在桌上会得到更好的收益。那才是好选手的主要目标之一。

编者提示: 明星扑克有我们最高比率的锦标赛,看看怎么回事。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