梭哈扑克战略-我父亲的教训,第一部分

梭哈扑克战略-我父亲的教训,第一部分 0001

我的父亲Herb退休了,每周和他退休“村"中的另一个退休人员一起玩两种扑克游戏。一种是“10美分游戏";另一种是“20美分游戏"-下注结构与标准的扑克室不完全一样。但是游戏分别非常类似$.10/.20和$.20/.40的游戏。他们玩7张牌梭哈和5张牌抽牌游戏。每局玩2个多小时。

我父亲和我一次又一次的讨论这些游戏。我发现这里讨论非常有趣而且有些讨论点对很多扑克选手来说都具有潜在的用处-即使对那些经常玩高赌注游戏的人来说也是有用的。在后面让我与大家一起分享一些讨论的东西。

我要分享的第一个问题是我的父亲是如何讨论这个游戏的。我认为它是有指导意义的,因为那是很多人对扑克的看法-特别是他们玩的扑克。这是典型讨论开始的例子。

“嗨,爸爸,今天你玩扑克了吗?"

“是的,我肯定我玩了。就像每周一我都做的那样。我玩的也不怎么好。(呵呵)"

“为什么?怎么了?"

“哦,我输了大约$15.00!"

“$15.00?真的吗!喔。那在那类游戏中可是很多钱啊。发生了什么事情?"

“哦,我没有真的得到它。我的意思是我犯了一个错误-但是我认为只是一个错误。所以我认为本来应该有那些牌。这些人中有的很走运。那简直不可想像。有两个人赢了所有的钱-其中有一个家伙并不是很好。但是他们看起来经常可以赢。我真的不理解。我拿到了一手牌,尽管如此,那真的很精彩。我拿到葫芦而有人用同花跟注我。我在那手牌中赢了些钱。"

“我知道了,告诉我错误在哪里。"

“哦,那真的太蠢了。(呵呵)真的很蠢。我们玩7张牌梭哈。我在发牌。一个拿到K的家伙一直下注。我底牌有对9。其他人都在跟注,直到第五道街他拿到对K。我跟注。在下一张牌中他没有什么进步,但是我拿到第二个对牌-我记得是对3。所以我跟注。我希望能拿到葫芦。然后,当我得到最后一张牌时,我向下一看是另一张底牌的9-形成了葫芦。另一个家伙下注。我加注他-但是只是多了一个筹码(而不是最多的两个筹码),所以他没有盖牌。我不想让他盖牌,因为我已经拿到葫芦了。不管怎样,他跟注了,我说葫芦-9和3,我掀开我得牌。我开始收筹码。此时他说,等等Herbie-我没有看得葫芦。然后我意识到我还没有形成葫芦-在最后一张牌之前我只是有两个对。我看着其中的一个9,把它认为是第三个9了。那够恶心了吧!多么可怕的错误。那输掉我很多筹码。彩池很大。"

让我打断一下这个对话,对已经说的内容进行观察-因为我认为这是大部分扑克选手的典型想法。

首先,你应该知道我爸爸已经读过我的7张牌梭哈书(赢得7张牌梭哈,Kensington, 2003),也读了我写的很多文章,他已经玩了一段时间扑克了-尽管很少在娱乐场中玩牌或者是在严肃的家庭游戏中玩牌。他是个很聪明并有相当好的教育背景的教授,他从哈佛大学里拿到了教育博士,而且是出版公司的CEO。

尽管他很聪明,甚至还读了很多扑克书,他的扑克思惟很幼稚-这和其他很多聪明的人一样。他所注意到的错误可能是那天晚上他所犯的最小的错误。在那手牌玩的过程中它肯定是最小的错误-尽管那会让人很难为情。让我们更仔细的看看他的故事。

首先,一个选手亮出了K,他全程一直在下注,并在第五道街上拿到开门的对牌。我的父亲跟注他。这是个可怕的错误。开门对牌是非常有力量的。当那是一对比你对牌大的牌是,你完全应该盖牌。.

而后我的父亲拿到第二对牌。他在第六道街跟注是最好的选择-只是由于他在第五道街错误跟注而变得可能。他在河牌上玩牌,原因是他错误的读了自己最后的牌,这只是一个单独的下注错误-最后的加注。因为他在在第六道街跟注了,所以他应该在河牌跟注。彩池已经足够大到证实跟注的正确性,即使只有最小的机会,对手是在欺骗比两个对牌小也应该跟注。一个筹码的加注实际上是无关紧要的。事实上,如果有很小获胜的机会,那也一定是有欺骗的意味-考虑到而后会带来多大的彩池。

他犯的这个错误不是“愚蠢",而应泛泛的说那是他整体看待游戏的方法-不是把精力集中于重要的决策而只是把精力集中于自己的疏忽。他是否会把对手的成功看作运气的结果?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