梭哈扑克战略-我父亲的教训,第二部分

梭哈扑克战略-我父亲的教训,第二部分 0001

像我在这个系列的第一部分所说的,我经常有规律的与我的父亲谈论他的扑克玩法。他每周都和另一个退休朋友在生活的地方玩两次小筹码的游戏。他们玩两个小时,所以仅凭他玩的很少的几手牌,有时很难评估出他玩得是好是坏。尽管这样,我通过观察他玩牌的一些细节通常会找出一些有用的信息,这可以帮助我指导他玩牌。

我所观察到的第一个问题是他玩过多手牌。我通过问他通常玩多少手牌发现的这一点-根据他发到牌的百分率计算。他说他大部分底牌都会玩-可能是2/3手牌或者是3/4手牌。

一般他进入的都是很松的游戏——很多选手在早期几乎每次都会跟注,这明显非常松。我要他告诉我他玩过的一些他认为不应该玩的牌。他告诉我他通常在有两张同花牌时玩-尽管他知道他可能不该玩。他指出如果他在第四道街上拿到另一个同花牌,他已经有同花中的3张牌了,以此证实他不该玩这手牌这一点。

我解释说这些都是垃圾牌,应该立刻盖牌-即使在这样松的游戏中也该如此。问题是它们一路上带来了高额的错误代价——像拿到同花中的3张牌,而后可能有个小对牌,然后用一手不能玩的牌玩到河牌。

我也告诉他要从其他陷阱牌中脱身——小对牌而且还有一张小的边牌以及一两张断开的顺牌——特别是小牌那种。我想告诉他有关有活力的牌和死牌——帮他放弃不能成功的3张连续的牌和3张同花的牌。但是我决定把它们留到另一堂课中讲述。

他很客气的听着,但是我不知道这些内容他吸收多少。所以我给他一些特别简单的方法让他在下几场游戏中使用-一些关于迫使他要注意自己玩了多少手牌,这样做让他把精力集中于放弃那些他正玩的真正可怕的起手牌上。

我给他一些简单指标-只是记录下来他实际上玩了多少手,他在第三道街上盖掉多少手。用这个方法,我只是希望他整晚可以提醒自己盖掉差的起手牌是多么重要。

从大体上看,这个简单指标的结果是有利的。尽管他仍比应该玩的次数多,我可以说他能更好的放弃那些真正垃圾的牌。他每次谈论他的扑克都会告诉我他盖牌的百分率。那怎么说也都是好的开始。我通过了解他的赢/输率知道他实际上在游戏中做得更好了。

下个课题我们会把精力集中于牌桌上的攻击-这也是他需要继续磨练的地方。目前他的玩法过于被动——所以他让他的对手便宜的跟进看牌——既没有从对手等牌时赢更多的钱,也没有保护他的牌。

编者提示:你想在扑克桌上用自己的语言聊天吗? 珠穆朗玛扑克的软件让你可以用多种语言聊天。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