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奥马哈扑克-了解你的对手们

谈谈奥马哈扑克-了解你的对手们 0001

很多好的选手会告诉你在玩扑克时,除了你要玩好自己的牌以外,获胜一半还要靠了解你的对手和他们的方式。在线游戏中,这必须至少要识别出对手常规下注的模式,从聊天窗口中找出蛛丝马迹。一些玩家玩得非常机械,和对手进入对决“行动”时,他们放纵自己,通过聊天窗口看是很兴奋的选手-因此这样的选手总是非常大意的。

本周我在线玩缺人的奥马哈现金桌游戏。我在这些低限注的桌上已经得到很多进账,最近几周有50%、100%或更多的回报。我认为我会继续下去,看看我是否能在这拿下一个金矿。

我从最近的10手牌中了解一个选手。他的名字延伸像疯狂的拇指,因为在以前的场合里,他像个疯子一样下注。我的结论是,用扑克的术语说,他是个狂人!在以前的几桌游戏里,我非常有幸的拿到他很多筹码,在等待到一手非常强的起手牌后,我用超额加注的方式灌入筹码,此时他不可避免的已经在翻牌前加注。作为挑战者并承认已经输掉很多筹码的他也不可避免要拿到我的赌注。

现在他有进入我的缺人的牌桌里,但是对手的第一线索要来自观察而不是分享。我疯狂的朋友和另一个玩家玩了一手对决牌,发现他用两个对牌下注。总之,我不认为这种玩法就完全很差,我认为对手用自己这手只能在河牌获胜的牌跟注玩法很大意。

然而,第四个选手其后通过聊天窗口给这个疯狂的玩牌者提一些有味道的评价,轻视他不合理的玩牌方法,以争吵来保护自己!这持续了一段时间,看起来非常没有必要。

所以,在一手牌的空隙时间里,我对这3名选手都有了初步的衡量。有一个我知道是个疯狂的选手,一个选手有倾向要把他的筹码用在一个赌局中;第二个选手用争吵方法有效的辱骂其它选手,并从中得到快感,这可能会产生他玩牌的一些线索-我本该关注他的玩法-第三个选手会雕琢一手弱牌到河牌-另一个赌徒。

全面的看,那么当我拿到一手坚果牌或很强的抽牌时,这三个选手都可能不同程度的有向我支付的倾向。

我没有等太长时间就看到行动。首先,疯狂先生很快开始把筹码撒给其它选手中的一个,因为没有能盖牌的力量。大意的跟注者相反精细的摘下彩池,部分因为当他抽牌时拿到好牌,部分因为疯狂先生继续慷慨的犯错误。第三个对手,在争吵上出言不逊的那个,实际上玩得很谨慎,但是有些事情会发自肺腑的脱口而出。

很快,疯狂先生的筹码下降到开始筹码的30%。我期盼看到他很快能全押。足以肯定,他加注彩池(小的赌注,但是却有他剩下筹码的三分之一)。我觉得我可以用Kd Ks Js 9d再次加注,这个想法能让疯狂先生决心全押,希望能导致另外两个盖牌。它没有像计划那样进行,因为赌到河牌的人跟注了我的彩池再次加注。疯狂先生盖牌。

疯狂先生的筹码实际上比我的彩池加注略多些,所以他全押就会剩下几美元和美分。

此时,我扑克室的软件不能做它该做的事情,因为疯狂先生的加注低于“最低加注”所以阻止了进一步的加注-嗯,少于以前赌注的两倍。这在很多在线扑克室里都是非常普遍的,但不是所有的扑克室都这样。

结果是彩池一旦多于翻牌前的,我就有再次加注的选择权。我要了那个选择,因为我知道我的KK两套花色可能击败河牌雕琢的对手,那是个大的彩池加注,这会要他盖牌或者也用次牌跟注。我没认为他拿到AAxx,因为如果他有那样的牌,我本可以期望看到上一轮他会再次加注。这不保险,但是大部分在低筹码在线游戏中雕琢各种牌的先生用这种可以预知的模式玩牌。

他跟注我大部分的赌注,这要他全押,如果我输掉也会损失我很大一部分筹码。出现的牌对我来说相当安全,没有顺牌或同花出现,最大的牌是个10。事实上是10, 9, 垃圾,垃圾,垃圾。

我的对手掀开他用所有筹码在翻牌前跟注的牌是Q 9 9 6。这是完全冒失的策略和一个十足的赌博。他是不是认为我可能每一圈都下最大的赌注?我没有想法,但是我所知道的是9的例子足以让他形成3同牌,而让我被洗劫一空!

我而后的实力被削弱,通过聊天窗口建议,在很小的情况下,他是个疯狂的赌徒,他肯定点燃很强的欲望。傍边的口头先生随之建议我停止发牢骚。从一个已经从其它选手很差玩牌中获胜的选手角度看,那有点奢侈!

哦,我的平衡系统失衡,我决定离开这个桌子。我所做的最坏的事情是狠狠击败缠上了我,一次坏的经历影响我的判断。我肯定的对自己说这些选手拿的都是死钱,肯定会倒回去,但是我只是在那个时候不需要它。

最好退出,休息一会,精神饱满的再次回来。毕竟只有一次损失。

下次见!

TB

10.3.06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