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奥马哈-在Vilnius的一个夜晚

谈谈奥马哈-在Vilnius的一个夜晚 0001

我现在从英国西南部的暂短度假中回来,我很高兴的报道那里常常有太阳,即使伴有寒冷的微风!这很提神而且相当放松,可以尽可能的数绵羊。

最后,我给你讲我去年12月去芬兰的一个故事以及被剪断了的奥马哈游戏,我从中有所收获。这令人怀疑的片段让我有了灵感,我想我可以把它与我其他不太成功的奥马哈比赛划分开来,这次是在Tony G的节日邀请赛中,它在立陶宛东欧Baltic州的Vilnius,实际上距离芬兰不远!

怪了,日期几乎就是去年的今天,我参加了€500彩池限注奥马哈冻结比赛,好像有60个参赛者进入一个小的房间,但是Vilnius的盛大娱乐场棋牌室非常整洁。这与上周的故事有点像?那里也是在盛大娱乐场,它是个在北欧非常有实力的连锁娱乐场。他们肯定会为其场地配备高雅的装饰并提供卓越的发牌员和服务生。

我在€100无限注Hold'em再买入锦标赛开始前一两天达到的。我试图进入冻结期而没有买入,但是最终在一次口袋对(我的)和AK(他的)的竞赛中屈服。他的AK在河牌找到了K。

我跑题了,那么让我们回到奥马哈。锦标赛主要是在来自Baltics 和 Scandinavia的选手之间进行,但是还有一些少数来自英国的旅行者,我就是其中的一个。这是我第一次玩大买进奥马哈锦标赛(对我来说在任何比率上都是大买入额),所以我希望在现实的环境里拿到四张牌而不是通过屏幕看它们!

开始很容易盖牌,我无意在没有希望组合的低牌上浪费筹码,但是可以看到尽管桌上一些家伙敏锐的跟注加注表现不很急躁,或者可能他们有好牌但是不想再次加注,但也很难说什么,因为每手牌是都没有最终摊牌,在翻牌后的彩池加注之后他们通常就放弃了。

当我最终参与到一手牌中时,我惊奇我自己希望彩池下注,并很高兴的拿下一些小的无争议的彩池。这个机会认为是最终导致我垮台的原因,因为我发现自己在大盲注的位置上拿着很小的牌,这个位置我可以免费看翻牌。在那个过程中看免费牌是经常的事情!

我不得不开始挖掘记忆的银行,但是这手牌我敢肯定是9754;同花并没有进入到这个方程式里,所以我没有向你提到花色。翻牌下来的是J86,给我形成很多可怕的顺牌机会,虽然我的牌有着错误的顺序。理想的我希望看到5或4,但是即使来了7,9或T也能处理。我决定我有足够多的牌尝试摇摆彩池,此时里面有来自桌上几个人勉强的跟注。然而,在我有机会这样做之前,我右边的选手彩池加注到750。我估计这个选手可能是拿到了很破的2的对牌(因为他在翻牌前小盲注的位置上没能加注,如果加注我会认为他拿到AAxx之类的牌),所以我决定,有很多范围的抽牌机会我要再次加注彩池。

现在,我们开始都有5,000筹码,我到现在已经达到6,500左右,所以这个赌注用掉我一半的筹码,3000左右。我非常期盼加注者会盖牌,或者他盖牌或者再次全押加注。前者行动会让我感到满意,后者让我跟注并指望抓住我的机会-从两张牌中抽出一张的机会而避免在台面上出现对牌。我觉得我在整体上是有优势的。

然而预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按钮位置在翻牌前勉强进入的选手,他现在处于最后的位置上,跟注我的彩池加注!小盲注,他像我预料的那样,很快退出了这个场面,像个狐狸夹着尾巴逃离火海,把我留下来堵住这个大窟窿,此时可谓惊心动魄,就像走到了鬼门关。

突然我开始对彩池忠诚起来却不在合适的位置上,只是希望能在转牌看到4或者5。出现了一个K。没有多大用,但是也相当安全,让我不确定下一步该怎么做。这张牌对谁都不能形成顺牌,但是让对手提高抽牌。然而,我只能假设他用些有力的牌-如套牌-跟注我的大赌注,尽管我可能期望会用那样的牌再次加注。用2对牌在再次加注的赌注后面跟注看起来也很冒失,所以他到底拿到什么牌让他敢冒一半筹码的风险?这让我觉得有点“麻木”,但是我现在希望看到一张友好的河牌。

这没时间回头。如果我过牌,我会预计有个大的赌注,所以我决定把负担押在我神秘朋友的身上。我全押,并得到跟注。

在他们后面出来牌,我们之间我们一个公交车票的巨大的挑战。我知道我的牌需要16张牌中任意一张来形成顺牌,但是7,9或T还不足够大。看我对手的牌揭示了这些担心。他拿到69TQ,象我,一手凌乱的牌却比我的大,简而言之,我的赌注已经被证实。在河牌前,他拿到了6的对牌对抗我最大的K!桌上剩下的人都要晕了。

我需要5或者4,其他什么都帮不了我。除了2以外其实任何一张牌都能我我们拿到顺牌!我已经全押,在奥马哈中输给对6。小盲注放弃了获胜的一手牌,但是盖牌肯定是正确的。

象我前面说的,这是我第一次玩现场奥马哈锦标赛,回顾一下我可能太攻击性了。在此时,你需要拜访一下朋友的扑克上帝。可能,在那个时刻,没人确定如果去立陶宛!

TB

7.4.06

编者提示: 在Pokerroom.com玩更多奥马哈游戏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