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因素如何影响我们的行动

情感因素如何影响我们的行动 0001

Poker的写手们很少提到关于情绪的问题,偶尔涉及到的时候,也只是泛泛地说不要让其影响我们的技术。不幸地是,我们的情感往往如此强烈,以至于我们经常忽视这样的建议。我们有时认为自己是在依据逻辑分析来行动,但实际上我们的情绪在左右一切。

举 个例子来说,你是否曾经做过降低你期望值的决定?你是否打过那些你本来应该fold的牌,或者加入了对你来说注金太高或是太过激烈的桌子?你是否在你已 经知道自己太过疲劳,或者已经太过冲动以至于不能发挥最好水平的时候,仍然不肯离开休息一下?我们的情绪经常让你,我,以及其他所有人作出愚蠢的事情。

如 果我们不清楚自己的情感是如何影响自己的,那么很大一部分我们的行为就会难以解释和控制。请注意我说的是“我们”,而不是“他们”,因为我们所有人都在 某些时候会不可理喻。当我们把这样的行为控制在一个合理的限度之内的时候,他们所造成的伤害也许还并不显著,但一旦以下这些情感变得格外强烈的时候,他们 会扭曲我们的思维方式,进一步影响我们在poker中所作的决定。

希望

大 多数玩扑克的冲动都是由希望而来的。如果人们对胜利并没有希望,他们就不会去玩扑克。这样的希望时常会让我们作出愚蠢的举动。我们明知我们的call并没有在 概率上的支持,但我们还是去call,希望能够奇迹出现拿到我们想要的牌。我们明知某个桌子的注金对我们来说太高,或者竞争对我们来说太过激烈,但却仍然 坐下来,希望能够依靠运气来获胜。

我们的文化和媒体经常 倡导不现实的希望,来看看这些常见的词汇吧:“有志者事竟成”,“梦想总会成 真”,“你可以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一切”,“那支不可能被 击败的队伍”,“爱会征服一切”。这些都是不合情理的话,但他们总让我们充满乐观的期待。要在poker上总是获胜,我们必须要以冷酷的现实做基础来分析 决定我们的行动,但我们的希望却经常扭曲我们的判断。

荣誉

适 度的荣 誉感,以及和它密切相关的情绪,自信,是积极向上的。当我们对自己充满了自信的时候,我们会打得更加决断,我们在其他人眼中的形象可能会对他们的决断做出 对我们有利的影响。然而,过度的自信,荣誉感或者说盲目自负是非常有害的,我们有时候会因为自负做出超越边界的举动。

喜爱刺激

有 些人喜欢在牌桌上有更多更大的pot,他们会去追寻非常渺茫的机会。这些喜爱刺激的人们会去call或者raise一些有常识的人会fold掉的牌。他们 会在他们根本承受不起的高注金game中去追求额外的刺激。他们并不是根据对风险和回报的逻辑分析来决定自己的行动,他们只是喜欢刺激,这往往会导致破 产。

对风险的恐惧

这 种恐惧 相对于喜爱刺激来说,导致的损失会小得多。这些有恐惧感的人们可以在一些game中获利,但不会太多。他们对牌的选择格外谨慎,在对于那些豪放的 player会有一定的优势,但他们过于谨慎的特点导致他们会去逃避一些其实有可能获利的情形。例如,他们可能不愿意去打一些非常有利润前景的game, 原因是他们不喜欢潜在的波动。

他们还可能用昂贵的,愚蠢的方法来“省钱”。当他们应该bet的时候他们只是check,应该raise的 时候只是call,他们以为自己节省了一个 bet,但是他们给对方免费的,或者相对便宜的代价来看到下一张牌,这往往是他们失去整个pot。他们过度谨慎的特点一旦被其他player所察觉,他们 就往往成为投机的对象。

对随机的恐惧

太 多的人 就是拒绝相信他们拿到的牌是绝对随机的。随机对他们来说太过残酷以至于他们拒绝相信事实。或许他们口头上相信,但在内心中他们却拒绝承认这种随机。你随便 看看任何一张poker桌,你总会发现类似这样拒绝相信的人。人们用幸运符,要求换新牌,甚至要求换掉让他们不走运的发牌者。他们之所以有这些举动,因为 随机对他们来说太过可怕了。如果牌真的是随机的,那么他们就显得无助了,至少从短期角度是这样。当他们试图去控制一些不可控制的东西时,这样的无助感是非 常可怕的。

这样的恐惧和我们的头脑运作方式有关。我们有非常强烈的倾向去发掘某种规律,即使这样的规律并不存在。“大多数赌徒都在完全随 机,独立的事件上去寻找内部 的联系。我们的大脑为了解释一些本来就不能被解释的事件比如完全随机,没有规律或潜在含义的事件,会产生一些莫名奇妙的理论。”你拿到的牌是随机的,就是 这么简单。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改变这一点。拒绝承认这个现实会使我们不能专注去控制自己能控制的事情:做出正确的选择。

逃避冲突

那 些不喜欢正面冲突的人不应该打 poker,然而很多人的确在打,这样的人通常都很差。他们消极地按照别人希望他们的去行动,在应该bet的时候check,在应该raise的时候 call,不去采用check-raise,更不要说投机了,他们甚至会亮出最好的牌却不去bet。他们希望表现得很有涵养很和善,但poker不是那种 类型的游戏。Poker的目的就是要赢对方的钱,我们的比分就是计算自己赢或者输掉的筹码。

愤怒

我 们中的大多数会在打牌的时候感到愤怒, 我们会因此付出代价。我们试图去报复某些人,去打一些比较差的牌,或者因为负气而去raise,我们会变得容易被阅读,错过其他player很明显的征 兆,在已经很冲动的时候继续打而不是离开,并犯其他各种各样的错误。愤怒也许是最具破坏性的情绪,而且很多人都无法合理的控制它。Poker在很多时候是 让人无可奈何的,那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情绪的人不应该来玩这样一个游戏。当那些不可避免的让你输牌的小概率事件以及连续输牌的现象发生的时候,他们的愤 怒会导致可怕的后果。

要保平的冲动

可 能在poker里面最傻的话就是,“我 得保平,”,大多数人都这样对自己说过。于是我们就去冒那些不值得的风险,甚至可能让我们在陷阱中陷得更深。我们会变得更加绝望和愚蠢。如果你一直在输, 那显然是有些地方出了问题。可能是这个桌子的竞争水平超过了我们的预计,或者我们的策略选择不得当。输应当使我们更加保守才对,但我们却为了保平而去 call或者raise本来应该fold的牌。我们甚至会去更大的桌子打,尽管我们知道那里的竞争水平只会更加激烈。太多的人为了保平而损失掉了他们全部 的bankroll。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