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如何破坏我们的下注

情绪如何破坏我们的下注 0001

扑克游戏中的情绪,例如希望,荣誉以及愤怒,会通过以下这些形式导致我们的损失:

* 忽视或错误的理解对手提供的信息
* 给出关于自己牌的信息
* 依靠本能而不是逻辑来做出判断

Poker从本质上来说是个对信息进行分析处理的游戏,David Sklansky在介绍他的"Fundamental Theorem of Poker"时写到,“

Poker的精髓在于将对手的下注行为以及那些公共使用的牌这些不完整的信息结合起来,拼凑出一个完整的图画,与此同时,不让对 手得到关于你的牌的任何你不想让他得到的信息。”

情感会妨碍上面两个任务的实施。他们会导致我们忽视或者误解对方泄漏出的信息,并致使我们给出太多的信息。我们变得透明而盲目,这是个非常致命的组合。

忽视或者误解信息

当我们变得情绪化时,我们处理信息的方式也就越来越主观。我们选择去相信我们希望或者害怕的东西,而忽视那些来自对手的信号。我们都犯过那些盲目的错误,然后对自己说,“天哪,我怎么会那么严重地错误解读了局势?那些信号太明显了。”

因 为情绪扭曲了我们的思维能力,而导致我们错误地估计对手拿的牌,错误地估计对手的水平和策略。愤怒导致我们忽视了对方的攻击信号,以及展示出来关于其手 中大牌的信息。恐惧导致我们忽视或者误解那些对手其实很软弱的信号,而夸大那些对手故作强硬的信息,最终逃避对抗选择放弃。荣誉或者盲目自信也会导致各种 各样的误解和扭曲。

这些情绪的作用往往并不只是暂时的,他们会逐渐演变成我们打法的一部分。打个比方,三十个很口渴的人看着一杯水,悲观者哀叹,“只剩下半杯了。” 乐观者欢呼,“还有半杯呢。”然而,要打出出色的Poker,你必须尝试着去估计出杯中水的精确体积。

情绪化的反应和一个player的风格息息相关。一个谨慎而消极的player经常是悲观的,他们非常害怕损失,所以他们四处寻找变得过度谨慎的理由。他们在危险并不存在的时候仍然会感受到危机感,好像每堆灌木丛之后都有一只熊一样。

比 如,即使逻辑上并没有任何原因让他相信对方有个很大的full house,他们还是不敢去raise他们自己比较小的full house,而这则会使他们的利润减少。如果他们非常怯懦的话,他们总是会去考虑最差的情况。如果牌面上有三张同花,或者三张连着的牌,他们就不敢去 bet,即使其中两张是在turn和river出现的,而下注的情况很明显地表明其他player并没有有这种后门的draw。他们过度地悲观怯懦:

* 导致他们无法从自己可以获胜的牌中赚取最大的利润

* 导致他们给出会使他们失掉整个pot的free card

* 导致他们没法击败任何出色的player

豪 放激进的player则往往过于乐观,他们热爱大家都频繁下注的热闹,他们对局势总是做过于乐观的假设,这给了他们更多的理由去DU博。如果有人在 preflop raise而flop没有A和K,他们就认为那人拿着的是AK。如果flop来的是A,Q和7,他们手里拿着一张A,另外一张是小牌,他们就认为那人拿着 的事KK。如果某一桌上上面最谨慎小心的那个人在river的时候raise,他们会希望这是那人偶一为之的不符合其性格的举动,于是他们reraise 自己其实很一般的牌,然后被对方bet到封顶,输给那人拿着的不可能再大的强牌。他们不能控制自己的乐观主义,并犯下了很多代价昂贵的错误。

泄漏太多的信息

Poker 是需要欺诈的;如果我们的对手能够猜透我们拿着的牌,清晰地阅读我们的思路,并预期我们的策略,他们将可以轻易地击败我们。当我 们变得情绪化,我们经常把自己的想法暴露出来。我们都看到过那些平常并不容易读懂的player因为太过冲动而变得“透明”。有些人变得如此激动,他们等 不到轮到自己行动的时候就抓着大把的筹码准备下注了。

你可能不会变得如此明显,但是,当你变得情绪化的时候,你很可能也给出了过多的信息给对方。比如,你可能会很明显地显示出自己准备fold而给邀请对方向你投机。

或者你开始在拿着大牌的时候很有力下注,而弱牌的时候则很软弱地下注。你如何泄漏地信息并不重要;任何帮助对方阅读你的思路的举动都会让你自己付出代价。

不经思考的反应

这 类反应是直接的,本能的,就好象你看到有拳头向你面上打来而自动保护自己的反应一样。我们身体的反应机制是为了避免各种物理威胁而设计的,实际上,在其 中一些保护反应中根本没有涉及到大脑的功能。但Poker是一种思考的游戏,这些本能的反应会扭曲我们的思维,泄露信息,直接影响到我们的水平,并让对方 更容易打好。

例如,愤怒的player会用raise来发泄,或者在还没有轮到他们行动的时候就扔掉手里的牌,其实他们就算没有抽到他们的draw,他们的牌还是有可能是最大的。他们不去思考,他们只是不计后果地表达发泄他们的愤怒而已。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