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S.E. 扑克战略:在混合比赛中---在Hold'em 的几道街上给一个对手压力

H.O.R.S.E. 扑克战略:在混合比赛中---在Hold'em... 0001

上几周我们考虑了为什么现在是时候开始玩混合游戏,在玩混合游戏锦标赛时所要考虑的基本的事情有哪些,在玩现金混合游戏时要做哪些基本的调整。因为目前这一代扑克选手大部分是现金游戏和锦标赛玩家,他们主要玩彩池限注或无限注游戏,很少是来自固定限注游戏的玩家,本周我们看一手固定限注hold'em牌,这种游戏形式在几种混合游戏中都有,它成为混合游戏中如何赚到或者省下最多筹码的冠军。例子中的几手牌来自包括混合游戏形式的更有异国情调的比赛中,它会在几周后推出。

玩混合游戏中的固定限注而不是彩池限注或无限注会有几种结果。第一个,听牌成为游戏中更大的一块,特别是在牌桌上充满大意的对手时更是如此。此外,欺骗变得根据困难。那并不是说在在固定限注游戏中不可能欺骗。欺骗要想成功有时间和位置之分,但是在转牌或河牌大量加注并迫使对手用他所有筹码做决定的武器并不在固定限注玩家的武器库中。最后,可能也是最重要的,当你被击败时挽救大的赌注和在你是最好的时候挤压出额外大的赌注却是成功的关键。

为了展示挽救或挤压赌注的例子,看看我最近玩的一手固定限注hold'em游戏。我在桌上只呆了几手牌的时间就在后面位置拿到{7-Clubs}{7-Spades} 。在我行动前已经有3个人简单进入彩池里,我选择跟注去开掘而不是加注。

大盲注放过,我们5个人看翻牌。翻牌情形对我非常有利 {9-Clubs}{4-Spades}{2-Diamonds} 。当行动过牌到我这里时,我开火下注,看看对手怎么做。只有中间位置的一个对手跟注。我在桌上短短的时间里就已经看到他错误的玩着牌,所以估计他是很弱的选手。

转牌是另一张对我有利的牌{9-Spades} . 奇怪的是我的对手在看到这张牌出现后下注我,我不得不停下来,考虑他可能拿到的牌的结构。在我看来他很可能手里没有拿到9.如果他有一个9,他可能在翻牌下注,如果他选择用{10-Hearts}{9-Hearts} 的牌跟注,他可能在转牌过牌,以希望能过牌加注我。我还用类似的原因排除他拿到套牌4或者套牌2。他的套牌会变成大满贯,因为我的翻牌下注说明我拿到了9,没有理由假设我在转牌不会下注。翻牌前没有加注,我可以排除没有大的对牌。这就剩下3个选择,并增加了可能性:中间对牌;很差的做欺骗,希望用两张大过台面的牌取胜;或者拿到某种听牌。

在我这个位置的很多选手在此时可能会"软"下来,可能会跟注到河牌,希望两对9和7能获胜。我选择在转牌加注,有几个理由。第一,转牌加注与我在翻牌的玩法是一致的。我用翻牌下注表明我拿到了一个9,用转牌加注会继续代表我拿到了一个9.此外,根据我对对手的牌型的分析,我自信我在转牌拿到了最好的牌。这样我的加注就有价值了,可以试图从对手那里榨出更大的赌注,尽管他已经落后了。第三,我的转牌加注会给对手最大程度的压力。这让他在摊牌前花掉两个更大的赌注。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河牌有一些牌会促成很大的牌。通过转牌加注来定位对手,我可以在必要时在摊牌选择不加注。如果河牌是张安全牌,我可以下有利可图的赌注,从对手那里再榨出一个更大的赌注。

注意两种不同的路线。进入被动模式,跟注对手到摊牌,那么当我赢时我没能赚到两个更大的赌注,当我输时我损失两个大的赌注。转牌加注,然后决定在河牌是否选择不加注,当我的对手得到时我输掉两个大的赌注,但是当对手拿到足以让他在河牌跟注下注时,我让自己有机会拿到第三个大的赌注。

事实证明,这手牌我转牌加注,对手跟注。河牌是{8-Spades} ,让台面上形成3个黑桃,形成他可能有的所有听牌。他过牌到我,我很快在后面过牌。他亮出{5-Spades}{2-Spades} 拿到同花,并拿走彩池。我这次有点不走运—我大约有3.5-1的几率在河牌有优势—但是我觉得我让自己的牌在这个位置上的价值达到最大。在任何扑克游戏中,这么做都是好的。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