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与智慧,第23期-问题扑克:第三部分:一些数字

思考与智慧,第23期-问题扑克:第三部分:一些数字 0001

编者提示: 如果你还没有看过该系列的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我们建议你 从头开始读。

好的,有很多玩家都有这样的问题,但是数量多少?多严重才会被称之为问题扑克?

曾有几个长期的研究用来筛选有赌博相关问题的军人。军队的一些人会研究这样的问题,因为他们要服从命令,而且政府喜欢考查这类事情。这样的调查在1992年、1998年和2003年有过报道,得到的结果如下,所有美国国防部的人至少有一种相关赌博问题的人数分别占7.1%,8.1%和9%,而且有2%的人表现出有病态赌博的行为倾向。

对于这些数据有几条微软的解释理由。第一,军人大多都是年轻人,通常都是第一次离开家不受家人的影响。此外有时军队里每月都没有很多花钱的机会,他们倾向于花一笔工资。赌博在军队里可能非常流行而且一直如此。第二,问题赌博人数增加直接原因是网络赌博。此外,在军队中问题赌博的影响力也因同样的原因而很高。很多人拿到很多钱却没有地方花费,他们有娱乐和休闲的需要-扑克的蓬勃发展让人惊讶吗?当然,但是我们在这里注意的行为,而这样的行为可以会被界定为有问题的;而不是简单的分析士兵为什么在发工资的日子里玩扑克。但是有这些基本的了解,我们能看到其他可能影响从扑克游戏到扑克问题过渡的一些因素。

如果你想把问题扑克与其他单个自变量联系起来的话,那没有什么比酗酒更好了。在几个研究中,有严重酗酒倾向的人存在一个以上赌博相关问题的百分比高到13%,而比起不喝酒的人只有5%。在棋牌室里扑克与喝酒问题的联系低一些,是因为其他玩家的压力和管理者会笑话你喝多了这样的事实。但是考查网络扑克的情况,你会发现"网络职业玩家们"总是在周五和周六晚是玩牌,也是因为那时有很多醉鱼。醉酒可能有病态赌博心理的关系高到10%,没有什么比肾上腺素的"冲动"带来玩上一手或者两个网络扑克更快更可能的了。这与周日的16场足球比赛没法比,也比不了12匹马的马赛,它们不同于你每15分钟拿到一手Hold'em牌。

所以如果酗酒在扑克问题之前出现,然后会怎样?答案很消沉。主要的混乱沮丧可能在75%的病态赌徒身上发生,他们不顾及他们的赌博形式,也不顾及他们的输赢比例。另外严重的消沉沮丧与赌博所花费的钱的数量无关。输或者不赢是消沉的主要因素;不是输或赢的数量问题。进而,与赌输有关的自杀行为显示,当输的钱的实际数量对财政有很少或没有多大影响时,会很自然的当作牺牲品。在病态赌徒中自杀的危险也很大-在拉斯维加斯和大西洋城自杀率都非常高。

病态赌博在18到55岁人中是非常典型的问题,而它正好与扑克玩家的人口特征相吻合。在2003年女性问题赌博的百分比占到24%-与1993年13%相比有所提高。在同一时期网络赌博问题,特别是网络扑克问题增长了1000%。然而,在1993年网络扑克几乎不用考虑在内。如果那个数字达到5,000% ,甚至10,000%,它就不再有意义了。

重要的是问题扑克关乎于酗酒和消沉。问题也与网络和年龄有关。年轻人中存在问题赌徒的人数更多。

所以,谁有扑克问题?下周,我们看看用来诊断问题扑克的两个有用的工具。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