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战略: 把筹码放入彩池-当你翻到大牌时怎么办

扑克战略: 把筹码放入彩池-当你翻到大牌时怎么办 0001

你从大盲注用{q-Hearts}{j-Hearts} 跟注加注,对抗一个前面位置的加注者,在翻牌击中{a-Diamonds}{q-Diamonds}{q-Spades} . 你怎么做?我们很快给出答案…..

如果你看的是无限注锦标赛,你会看到的所犯的最大的错误之一是玩家们在拿到最好的牌时没有把足够的筹码放到彩池里。这也是至少最容易识别的错误之一,因为选手们只是高兴赢得了一个不错的彩池。我认为没能从大牌中得到价值的筹码损失要比他们做出错误判断而跟注的损失大。

当你翻到一手大牌

让我们回到上面的例子,你在翻牌拿到3张Q。你是什么反映?最重要的事情是你不要有大部分选手所会做出的反映—他们会兴奋得而冲动,发现他们的手会很快的敲着桌子来过牌。

这里正确的玩法要跟选手而定,但是大部分时候是自动下注。如果你过牌,目的是要过牌加注或者跟注并在转牌领先下注,你的行动看起来会很强。你的对手会认为你有一手好牌。

这当然是你想的反面的事情。在下注前,很多对手会立刻认为你不能拿到3个Q。这也是构筑真正大彩池的最好的方法;如果你过牌,对手拿到A可能精明的在后面过牌,会认为你拿到一个Q而慢下行动。

但是我仍可能被击败?

你的对手当然会拿到3种会击败你的牌—对A, AQ或者KQ。这当然非常不可能,但是下注足以让你在大彩池中徘徊。这是这次课的整体部分,导致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如果行动变得真的疯狂起来,你想让自己有机会脱离这手牌吗?或者你愿意坚持自我吗?

这个问题也非常重要,我希望你在每次在翻牌拿到大牌时都问自己这个问题。通常它会让你决定在你被击败时没有离开这手牌的方法。做出漂亮的决定是你然后可以把思想转变为如何在这手牌上获得最大的价值。

令人困惑的逻辑

在扑克中令人困惑的逻辑的最好例子是当人们翻到大牌时,却过分担心他们会被击败。大部分时候,你会看到那些选手们不能放弃这手牌,所以它的唯一影响会都是负面的:它会让选手们在一手牌大牌中花费很大价值,或者实际上让他们的对手拿到免费牌而击中同花或顺牌。

例子

我们要看很多翻到大牌时的最好的做法。每次,我想你都问自己第一个问题,你想留任何机会放弃这手牌吗?这是重要的,这是第一个问题,然后会澄清你后面要走的两条路的思想—或者从这手牌获得最大价值,或者把价值与你离开这手牌的机会结合起来。

例子 #1 和 #2- 翻到套牌

1) 在10,000筹码锦标赛中的前面阶段,你拿到{3-Hearts}{3-Diamonds} ,看到非常好的翻牌{9-Clubs}{3-Clubs}{2-Diamonds} . 你的一个对手在翻牌前加注 250, 现在是550的彩池,轮到你行动:

对你重要问题的回答是不;我们的对手可能拿到口袋9,但是可能性非常小,以至于我们要把精力集中在两件事上—从你的重磅下注中获得价值,阻止对手在这样好的翻牌结构中便宜的抽到任何类型的听牌。

当你翻到这样的套牌,到目前为止最好的战略是下注。如果你的对手拿到你希望他拿到的那种牌(大过9的对牌),他非常可能再次加注,你会骗他进入这个大的彩池。领先下注通常看起来很弱,可能会成功的表示你拿到的是同花听牌。

2) 在 10,000 筹码锦标赛的开始阶段,又一手大牌。你用{8-Hearts}{8-Clubs} 跟注加注,在中间台面{q-Hearts}{8-Diamonds}{3-Clubs} 上击中套牌。你的对手下注250进入400的彩池。你怎么办?

我们对问题的回答再次是不—我们在这里只是为了价值玩牌。这类翻牌完全不同,在转牌几乎没有牌可能会击中对手的听牌。在这样干枯的翻牌,平平跟注是正确的。如果你的对手拿到某种你希望他拿到的大牌 (AQ, 对K或对A),你怎么都能赢这手牌。简单跟注有两个理由—诱使对手欺骗或者再次击败弱的牌,或者允许他拿到AK这样的牌击中一个A。

这为什么是两个例子?

我总结这两个例子有一个有趣的理由—我在两种同样的情形下翻到过中间套牌,是去年的锦标赛,都是在比赛开始前10分钟—在Brighton的夏季冻结比赛和去年在Copenhagen 的EPT比赛。两次,我成功的全押所有筹码,令人惊讶的是两次我的对手都是拿到最大的套牌并把我送出锦标赛,让我排在最后一名!两次都是我自己击败了自己,事后想了很多,意识到我不能真正放弃—这是我们最重要的问题。

例子 #3- 真正不可思议的翻牌.

3) 再次,每个人都有10,000筹码,你用{8-Hearts}{8-Clubs} 跟注前面位置的加注。你击中令人惊讶的翻牌{j-Spades}{8-Spades}{8-Diamonds} . 你怎么办?

我不认为这里有必须去回答第一个问题!

基本上每个人会在这里过牌,但是这是一个大问题。如果你跟注它要过牌加注,你的对手可能不会认为你拿到四同牌,但是他开始担心你拿到了3张8.

这里看起来非常困难下注,因为这样会很沮丧的看到对手离开。然而,我任务这样做是对的。你有一个优势,你应该总是记住要明白—翻牌有两个黑桃。下注听翻牌会是大部分对手的猜测结果,这会帮你构筑大的彩池。

如果你的下注是平平跟注,我建议你在转牌过牌。下注然后过牌的行动对有经验的选手来说看起来比较弱。这可能会让他们下注试图拿到彩池,或者如果他们过牌,你河牌时下注时机很好。这是我所谓的下注,过牌,下注,这会被对手们看作是欺骗。

例子#4-出现两个以上的A
1) 你用{a-Diamonds}{10-Diamonds} 加注,得到跟注者, 击中大的翻牌{a-Spades}{a-Clubs}{6-Hearts}. 如果像前面一样深,你怎么办?

对我们非常重要问题的回答现在是是的。尽管我们拿到一手好牌,我们要让我们尽可能的慢下来玩,或者如果行动向错误的方向发展,可能要放弃。如果台面在河牌前出现AA698, 你要相当的小心,几乎每手有A的牌都会击败你。

当然,我们在大部分时候仍在翻牌上领先,所以我们需要权衡警告和从彩池中得到的价值。成就这一点的一种方法是下注,过牌,下注的方法。这会避免一种情况,他过于让你做出可怕的决定—如果你在翻牌下注,你的对手会在转牌再次加注你。

如果你换成翻牌下注而转牌过牌,你会让对手有机会让对手错误的认为是在机警的玩牌。这叫做漂浮,包括怀疑没拿到任何牌而跟注这样的牌,为了在转牌下注。

如果行动是你的对手跟注翻牌,过掉转牌,他最可能的牌是口袋对牌。他然后会发现很难在最后放弃,就像你在失败的欺骗中受到伤害一样。

编者提示: Stuart Rutter是 EPT 巡回赛的常客,是32Red Poker资助的职业选手 – 今天加入,存款时会得到 $500红利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