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战略:读懂对手的玩牌

扑克战略:读懂对手的玩牌 0001

让自己坐在一个温暖的椅子上…..

这是锦标赛开始阶段,你非常高兴地看到两个A,你加注,只有按钮跟注,翻牌的消息情况变得更好,你拿到套牌。翻牌出现{a-Spades}{6-Spades}{5-Diamonds} 。筹码很多,所以你下了一个大的赌注,你的对手跟注,你在下一道街看到一张红心Q,这看起来是没有用的牌,你再次下一个大的赌注,被跟注,现在河牌来了黑桃9,台面牌是{a-Spades}{6-Spades}{5-Diamonds}{q-Hearts}{9-Spades} . 你不喜欢最后一张牌,但是你仍拿到最大的套牌,你下注半个彩池,你的对手全押,你该怎么做?

第一个关键的事情要做的是停下来思考。你可能会直接放弃,我们现在可能被击败了,我们需要时间回头考虑一下玩的过程,把所有的对手牌的信息综合起来思考,但是我们真的要盖掉最大的套牌么,在扑克中你不能确定任何事情,但是从下面的合理推断,我会建议你应该盖掉最大的套牌,并相当确信你这么做是对的。

好的扑克选手会利用所有可以获得的信息并用它来构筑对手牌的情形。这看起来似乎很机警,但是不要放弃很简单的每一个步骤,这次让我们看看整个牌的经过,这可能让我们盖掉这一手大牌…..

• 我们的对手在翻牌前按钮位置跟注加注。此时我们的对手有很多可玩的牌,但是按钮跟注很可能意味着我们的对手玩的是同花牌或连续牌 (例如 78, 109).

• 我们的对手在翻牌跟注大的赌注. 这是很多人忽视的关键的信息。跟注意味着我们的对手肯定拿到些牌。据此,我们可以排除河牌上对手完全欺骗。他当然可能用错过的听牌在河牌上下注。然而河牌上的黑桃9可以击中大部分可能的听牌,所以这个可能性很小。

• 我们的对手在转牌上再次跟注大的赌注. 第二个跟注可以确定我们的对手已经拿到一些非常大的牌或者是一手大牌或者是大的听牌。由于我们的对手只是平平的跟注而不是加注,我们现在看来到目前为止他很可能是在听牌而不是形成了一手牌 。

• 河牌来的是9s,我们的对手全押再次加注. 我们几乎可以排除掉完全欺骗的可能性,所以我们相信我们的对手已经拿到了某种牌,他非常强的玩这手牌,再次加注我们第三次下注,并在比赛很早的阶段就全押很少的筹码,很多好的牌如两对牌,在所有这些行动之后一般只会在最终平平的跟注。认为我们的对手用套牌、顺牌或同花牌玩牌是非常有可能的。我们现在相信一些是可能的,一些没有可能,但是一定会是很强的牌。所有这些理由是有两次大的跟注,然后在结束时当"很少"的牌出现时全押,这意味着对手在听牌,而现在已经击中了顺牌或同花牌。

让我们再次看一下我们作出的假设:

我们的对手为什么不只是拿到了小的套牌?

他可能会拿到,我们不能完全排除这一点,然而听牌更符合这一行为,而小的套牌不是非常符合,如果我们的对手拿到套牌,他很可能在翻牌就拿到了,你看到这手牌最典型的玩法是对手在翻牌平平跟注然后再转牌再次加注。

如果对手拿到了套牌,他也不希望看到河牌上的黑桃9,他正确的决定是行动非常强硬。

当然你的对手不总是做正确的事情,每个扑克都会有一些不确定性的因素,我们可能在这里盖掉了最好的套牌A,但是我们在扑克中所作的是一个权衡性的决定。

不要被挑剔的感觉所诱惑,认为你可能扔掉最好的牌,遵循道理上的合理的安全,你有时候会犯错,但更多的时候是正确的。

作出正确的跟注

别担心;试图读懂对手的玩牌不意味着你要盖掉更多的牌,遵循合理的推断经常可以用来作出不可能的跟注。

你在小盲注用{k-Spades}{q-Hearts} 简单跟注.大盲注过牌,你看到两个红心的翻牌{7-Hearts}{6-Hearts}{6-Spades} .你们都过牌,转牌是红心2.2人再次过牌,河牌是黑桃A,台面牌是 {7-Hearts}{6-Hearts}{6-Spades} {2-Hearts}{a-Spades} . 你的对手下注彩池大小的赌注,对抗你的K最大的牌,你真的要跟注么?

你只有K最大的牌,但是我建议你很快跟注立刻跟注,你的对手在宣称他拿到一手牌,但是这里没有能击败你的很强的牌复合前面的行动。

这是我排除可能性的方法.

1) 你的对手拿到三个6或更好的牌. 尽管很多玩家会在翻牌用3个一样的牌过牌,但是他们不可能在合适的位置过掉翻牌和转牌。转牌也是第三个红桃,给我们一张免费牌对他来说非常危险。

2) 你的对手拿到一个A。你的对手很有可能拿到一个A,并在最终拿到最大的对牌,然而彩池大小的下注通常不会拿到这样的对牌,况且台面上有三张红心,如果你的对手在河牌前拿到A大的牌,他非常可能在翻牌前下注,或者在翻牌,或者在转牌,以此要得到彩池。

3) 你的对手拿到同花。这是最可能被排除的情况,但是有两个梅花意味着并不符合,如果你的对手在转牌拿到同花,他很可能在当时就下注,很多对手也会在翻牌上下注他们的同花听牌,所以同花的可能性被排除。

我们不能完全确定,因为我们只能确定这行不可能的情况,并不能完全排除它,然而在这些情况下,我们的对手看起来在做很差的欺骗,跟注大多数是正确的。

编者提示: Stuart Rutter经常出现在EPT巡回赛上,是32Redpuke 赞助的职业选手- 今天就加入吧,存款会得到$500 红利 。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