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Jeremiah Smith一起玩扑克比赛:收集数据并且相信你的读牌

和Jeremiah Smith一起玩扑克比赛:收集数据并且相信你的读牌 0001

这是刚到那个著名的牌桌上的第一手牌,我想在我的对象脑海里植入一个强硬的形象,这个想法真的有点白痴.这是我在主赛事里面使用的基本策略,并且它很棒.第一印象将持续足够长的时间,并且迫使他们犯下致命的错误.对于300个大盲注的潜在收益,这点风险是值得的.在枪口位置,我看了一下,K-3同花.

自然的,我加注到2.5个盲注,只被庄家位置的玩家冷跟了.在翻牌Q-8-2的情况下,我做出了一个标准的半个池底的持续性下注.设想如果我赢的话将亮牌,或者被对手反加的时候我将弃牌,这正好适合建立我理想的形象.

相反,我的对手很对的跟注.在这个时候,我的对手给了我对于要赢得这手牌所需要的全部信息.如果他持有口袋对子,或者有一张Q,他一定会花点时间来考虑他的决定.相反,他很快的跟注,表明了一件或者两件事情:他在等牌或者他什么都没有,意图在接下来的两张牌中拿下这局牌."快速的跟注等于等牌",这是一个经典的读牌,它第一次在Caro的书里被提出.

起初,我倾向于纯粹的漂浮打法,如果这样,我计划在需要的时候做出第二次或者第三次下注,伪装成一手大牌.这里唯一的一手等牌是他持有10-J,听卡张顺子.转牌出现一张A,它对于确定对手的持有牌和继续伪装我自己的牌都将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如果对手用任意两张牌(除了A)进行漂浮打法,那么这里的第二次下注将赢得锅底.如果他真的有一张A,我的下注将会使他停下来思考一下自己的决定.如果我错了,如果他用7-7这样的牌跟注,这里的下注也将使我赢得锅底(在这种情况下,我将骄傲的亮出我的K-3).

相反,我又被快速的跟注了,通常情况下,我不建议把对手的形象建立在特殊的牌局上.相反,你应该考虑他可能持有的起手牌的范围,并且分别计算每种可能情况的EV(收益).然而,在这种情况下,他所展现出来的快速跟注告诉了我一切我所需要知道的.他的确在拿10-J听牌.在他的脑海里,他又拿到了听牌,2个卡张顺子的听牌.如果他听到了,既然我看起来像拿出一手大牌那么我将为此买单.河牌是一张无关紧要的牌.

这里就是你的读牌发挥作用的地方,你必须对它有足够的信任.当前,我的K高牌和A-Q没有什么区别,和他相比都是足够好的牌.考虑到这一点,你应该如何最大限度的用A-Q这手牌来从一个听牌的对手身上赢得更多呢?你应该过牌,让他诈唬你.安全的办法是下注,并且让你的对手弃牌…但是这样又有什么乐趣呢?

说实话,我倒是希望过牌-输掉.然而,他很快的把大量筹码推到牌桌中间.我决定使用延时时间,这样我可以收集更多有关对手的信息.特别是,当他诈唬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表现?他是否有任何明显的信息透露?我开始谈论这手牌,并且最后我告诉他,我完全赢了他的10-J同花.我选择了跟注,并且我的读牌是正确的(现在,取代了建立疯子形象的是,桌上的玩家都不知道怎么想)

请记住,我不是想让你去寻找可笑的对手去做出伟大的跟注.相反,一旦你有足够的信息,做出你的决定,制定计划并且获得最大的收益,并且去执行它.不要临阵退缩.有时候你是错的?当然.但是,持续这样做,你将更频繁的获得正确的决定,同时也将获得信心.在下周的文章中,我将继续描述和这个对手的另一手牌.我执行了我的读牌,但是却以完全不一样的方式结束了.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