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Jeremiah Smith一起玩扑克比赛:相信你的读牌,第二部分

和Jeremiah Smith一起玩扑克比赛:相信你的读牌,第二部分 0001

在那个时候,我们完全有理由.我持有的牌无关紧要,我可以通过我优越的能力战胜我的对手,并且赢得池底.我觉得自己对他有良好的阅读,并且相信在合适的位置用任何两张牌跟注都是有利可图的.相反,我已经在小小的尝试着玩弄Jonathan Edwards,这已经体现在我的脸上.

公平的说,这手牌是有背景的.扑克是要看当时情况的,我发现自己正处于这个特殊的情形之中,因为我已经控制这个对手有几个盲注级别了.我们玩的每一个锅底都是我赢.我认为我应该继续保持这样的趋势,他喜欢在任何位置玩大量的牌局, 当他以枪口位置开放式加注的方式玩他在这桌的第一手牌的时候,我过分的认为,他试图得到一些上电视的机会(事实证明,这就是我试图证明的东西)

但是, Albert Kim并不是差手,在我看来,他是洛杉矶中等注额无限注德州扑克的常规玩家,他在枪口位置开放式加注的开始一手牌,我在后面位置用一手恐怖的牌跟注,这样的牌在这种级别的比赛中很烂,3-6同花.在这种情况下,我不指望翻牌和我的持有牌有什么关系,而我则在寻找对手任何的弱点从而拿下底池.

然而,当他看到荷官发出10-6-4的翻牌的时候, Kim做了一件我从未见过的事情,这使我想起了Samantha著名的鼻子蠕动,除非他是用嘴巴做出的.每个人在他们紧张的时候都会做一些事情,这就是身体阅读的基础.在这种情况下,我从未看见过Kim撅起嘴唇,然后把它们从一边移动到另一边,我认为这就是弱点.自然而然,我执行了我的读牌,并且加注了他.取代弃牌,我假设他会跟注,小小的嘴巴蠕动再次出现.这次, Kim再次加注,把他的大部分筹码都放进了池底.就像你翻牌中了最大的暗三条一样.

哎呀.

不幸的是,在我玩主赛事的数以百计的牌局中,这是对我能上ESPN有帮助的一手牌.当Lon McEachern说," Smith正在用他可怜的一对6加注",这是很自然的,因为我一直看起来就是驴一样的玩家.因为我的角色扮演的很成功.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理由用这样一手牌玩这个锅底.

问题是,对你的读牌能力拥有太多的信心的时候,你忘记了对手这次真的挑选了一手牌.我浪费了超过150000的非常有价值的筹码试图去拿下池底,我们在比赛中都显得有太多的筹码了,这使得我们在游戏这样的投机牌时很混乱.

而且,既然它第一次失败,我想不如稍候再次尝试.在我重新控制游戏并且做出必要的判断之前,这种过分的自信导致我损失了140万筹码的接近三分之一.如果我可以省下这些筹码,我将很可能不会在2百万纪录的那天结束比赛.同时我仅仅拿到了不到一百万.如果我这样做,这很可能使我在充满坏运气的第5天中活下来.

对于我处理这手牌的方法,有几个问题.我从来没有停下来去思考Kim的起手牌范围.我从来没有认为他是除了诈唬之外的任何一种情况.我从来没有认识到对于很低的回报来说,风险真的是太大了.我在比赛的这个阶段玩这样一手垃圾牌.从此前的很多手牌局中执行"相信我的读牌"中收获的"信心"增强了我的一个很坏的习惯,总是把自己放在如此愚蠢可笑的位置.

在我之前的文章中,我指出了执行你的读牌的重要性.在这个例子中,我同样指出了过分相信它们的危险.你应该让你在身体标记方面的阅读能力成长,并且作为你在游戏中下注模式的补充,而不是接管它.请记住,在那天结束的时候,扑克牌仍然在讲述,最好的牌仍然会赢.

老牌扑克作家Jeremiah Smith在2008年WSOP主赛事牌桌上,在筹码较深的情况下证明了他自己的勇气. Jeremiah每周都与扑克新闻网的读者分享比赛的洞察力.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