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策略: 混合游戏中 – 混合Hold'em中的锦标赛结构

扑克策略: 混合游戏中 – 混合Hold'em中的锦标赛结构 0001

在过去几年里,锦标赛主管一直在用各种方法尝试将简单的完全无限注hold'em 锦标赛进行拓展。混合游戏锦标赛就是少数这方面拓展的方式之一,增加了创造性机会。世界扑克系列中$50,000 H.O.R.S.E. 锦标赛的好处是在几年前帮助混合游戏重新回到比赛的版图中;加上"8-游戏混合"(也叫"超级混合"游戏)强化了锦标赛主管寻求将更多混合游戏锦标赛加入到时间表的趋势。

一类混合游戏看起来比其他的混合游戏更流行,那就是混合hold'em. 在标准的混合hold'em锦标赛中,游戏在每个级别中的固定限注和无限注 hold'em间变换。我前几周参加了2009年澳洲百万扑克冠军赛,并被授权报道第#13 – AUD$1,100 混合 Hold'em的后程.该比赛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看到选手们无力判断正在玩的限注hold'em一轮有多大,比无限注轮比大多少,从而正确调整他们的玩牌策略。

锦标赛最后的一手牌是非常好的例子。436,000筹码用来玩牌,游戏从无限注hold'em盲注3,000和6,000转到限注hold'em 盲注8,000 和 16,000. 在无限注hold'em 轮,平均筹码大约是35个大盲注,在限注hold'em轮,大约是7被大盲注。在限注hold'em的一手牌的河牌,通常会用到2个半到5个大盲注;因此平均筹码能够玩两手到河牌的牌,然后就破产了。

游戏转变了不久, Marlon Goonawardana 是 16,000-筹码 的大盲注. 他用大约175,000筹码开始这手牌。Adam Peck 在按钮位置,加注到32,000进入. Goonawardana 3被下注; Peck 4倍下注. 由于选手们在对决,没有封顶。在发牌员确定这种情况后, Goonawardana 5倍下注. Peck立刻回头6倍下注。

"等等,我下注多少了?" Goonawardana问. 他似乎突然意识到放入彩池中的筹码要比他最初意识到的多。发牌员告诉他他下注80,000 , Peck 加注到 96,000. Goonawardana 数数剩下的筹码,意识到几乎一半的筹码都放入到彩池中了。他告诉Peck他同意继续加注一直到他全押,因为他觉得他已经不得不效忠于这手牌和这个彩池了。Goonawardana 亮出{a-Hearts}{9-Clubs} 对抗 Peck的{a-Clubs}{k-Hearts} ,在台面牌出现{7-Diamonds}{k-Diamonds}{7-Spades}{6-Hearts}{8-Clubs} 时被淘汰在第二名.

无疑疲惫在Goonawardana的决策过程中占据一定的位置;在那时锦标赛运行了14个小时。但是他看起来也是不太了解限注hold'em轮比他们玩得无限注轮大多少。在混合游戏的锦标赛中,游戏从一个级别转到另一个级别,或者盘旋上升,特别重要的是要熟悉接下来要玩牌的结构,理解它对玩法的影响。在2008年世界扑克系列第41场 - $1,500混合 Hold'em 中也是一样的。限注hold'em 轮玩得明显比无限注轮大得多。有效的锦标赛策略必须将其考虑进去,特别是考虑选手筹码数量相对盲注和限注的减少。

我讨论过无限注选手在转入混合限注hold'em 游戏时通常会犯的错误,包括不理解限注hold'em 的强大数学部分,因为它只是"一个下注"而跟注太多,而在河牌错误的玩。大部分无限注hold'em玩家还不理解在结构转变为固定限注时他们的筹码数量与限注的关系如何。他们以大盲注来考虑牌,但是限注hold'em要考虑全部大的下注—它到了河牌和摊牌时要用多少成本。当没有能力在翻牌前全押或者在翻牌全押时,考虑大盲注基本没有什么用。

在我报道澳洲百万大赛的混合 hold'em锦标赛期间,我注意到大部分选手在限注hold'em轮用了很多筹码甚至破产。他们知道在无限注hold'em中如何控制让彩池较小,但是不知道在限注hold'em中如何做。事实上,限注hold'em 轮玩得非常大,以至于我没有什么法子让彩池变小,除非是一路过掉大的街。一些选手批评结构太差;这样的争辩肯定会有。但是结构肯定不会改变。看起来最成功的选手是那些调整玩牌并试图避免玩与玩无限注hold'em一样多的限注hold'em牌的人.

我认为,在WSOP和澳洲百万大赛暴露的是同样的问题,有些人应该与锦标赛的主管面对面坐下来讨论更好的混合hold'em 比赛结构。但是那就是不同的事情了。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