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战略: 用最好的牌获得最大的利益- 有价值的下注

扑克战略: 用最好的牌获得最大的利益- 有价值的下注 0001

你拿到AsKs, 台面转牌是Kh7h7c8c. 你在翻牌和转牌下注,你的对手跟注。河牌是9s, 所以台牌如下{k-Hearts}{7-Hearts}{7-Clubs}{8-Clubs}{9-Spades}. 你的对手过牌. 你下注,如果是的话,下注多少?

对此下注的典型争论如下:

"台面牌太让人惊慌。我们的对手可能会拿到3个7,或者是大满贯,现在台面上有3张牌可以形成顺牌。当然我们的对手无论如何都可能会拿到破产了的同花听牌,所以这里没有什么值得下注的。"

然而在这里过牌,潜在的错过了这手牌的价值。我们拿到了最大的对牌、最大的边牌,这里仍有一些牌可以让我们击败我们的对手,这会让我们的对手觉得很难盖牌。这些牌包括KQ,KJ,K10,QQ,JJ,1010, 事实上还可能是{a-Hearts}{9-Hearts} ,这手牌正在抽同花牌。但是现在到最后拿到了第二大的对牌。我建议下低价值的下注,在彩池的30% 到50% 之间.

当你拿到一手好牌但是只是边际牌时,价值的下注是合理的低下注。这依赖于这样一种情况,你的对手不得不用一些较弱的牌跟注。用正确的价值下注来从获胜牌中赢得最高价值是游戏中最富有技术含量的部分。

让我们看看争论中错误的地方是什么,也就是在这个彩池的河牌上没有下有价值的下注。

我们的对手拿到3个7或者大满贯

这仍有很小的可能性,但是如果你的对手拿到一手大牌并回过头来在这里加注,我们应该放弃这手牌。然而,根据他玩这手牌的方式,我们的对手不可能在翻牌击中3个7。一些选手会用3张一样的牌在翻牌再次价值,大部分会等到转牌,然后在过牌加注。很少的选手会跟注两次玩这手牌,然后在河牌过牌。事实上,河牌过牌几乎在确定的告诉我们我们的对手拿到的是边际牌,而且是我们击败的边际牌。

台面上还有3张可以形成顺牌的牌.

有很多台面牌会让你担心可能形成顺牌,但是这个很明显不是其中的一种。连续的牌是"接连出现的"(在转牌和河牌上)。这是对手最不可能拿到像J10 or 65 这样的顺牌的情况。唯一可行的解释是我们的对手拿到{j-Hearts}{10-Hearts}{5-Hearts}{6-Hearts} 或 ; 他错过了同花听牌,转而成为接连而来的顺牌。然而,这种可能性太小,应该不会让你为之过牌。

我们的对手拿到没成功的同花听牌.

这是非常有可能的,但是这根本不影响我们是否应该下注。如果我们的对手拿到没成功的同花牌,他应该不会跟注下注,所以这样的牌没有关系;这是没用的设想。

按逻辑说我们只需要考虑两类牌:

1) 我们能击败并可以跟注我们的牌。
2) 会击败我们的牌.
我们能击败的牌,但是我们的对手可能不会跟注,这样的牌不影响我们的决策。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从可能性的角度排除了第2类牌的大部分情况,但是有很多属于第1类的牌让我们下有价值的下注。在很多例子中,第1类的情况明显要强于第2类,不要错过这种有价值的下注。

例子 – 你是否下有价值的下注?

你拿到{j-Hearts}{j-Spades} , 台面出现{10-Hearts}{8-Hearts}{2-Clubs}{6-Diamonds}{8-Diamonds}. 你的对手跟注两次,现在最终过牌给你。最后的第二个8不是好消息,这可能让对手刚好大过你。然而,这个概率被他现在过牌的事实降低了;很多选手会用3个8下注。这里仍有很多第1类的牌型 (如.99,77,A10,K10,Q10,J10,A2,76) ,你可以击败这些牌,并让你付出很少的下注。下有价值的小下注。

你拿到 {j-Hearts}{j-Spades}, 台面是{7-Hearts}{2-Clubs}{2-Spades}{6-Spades}{q-Hearts}. 你的对手跟注两次,现在最终过牌给你。Q当然让台面上有一张超过你的口袋对牌的牌。然而,并不用太担心;没有多少包括Q在内的牌会让你的对手玩这手牌,并让他在翻牌和转牌跟注。而他更可能玩的像A7,76,33,44,55,88,99 或1010这样的第1类牌,并会跟注另一个有价值的下注。

你拿到{j-Hearts}{j-Spades}, 台面是{10-Hearts}{9-Clubs}{8-Diamonds}{8-Spades}{10-Clubs}. 你的对手跟注亮出,现在最终过牌给你。不要下有价值的下注,而是在后面过牌。现在有很多第2类的牌的可能,它们会击败我们(例如A10,K10,Q10,J10,A8,98,109,QJ,J7,76)

对于有价值下注最大的争论

让我们回到第一个例子,在那里我们拿到{a-Spades}{k-Spades} ,台面是 {k-Hearts}{7-Hearts} {7-Clubs}{8-Clubs}{9-Spades}. 我们说我们的对手最终过牌,没有拿到什么牌只是拿到没能成功的同花听牌。如果我们下注而我们的对手决定后来封盖加注,我们该怎么办?那么我们可能会犯令人讨厌的错误,并放弃最好的一手牌。

这种异议意味着在对抗攻击性选手时避免一些有价值下注是有用的,你看到过这些选手欺骗的做出这样的行动。

然而,实际上,这是你很少看到的情形;大部分的人经常会在选择欺骗时用河牌下注的方式,而不是过牌加注。

过牌加注的忧虑阻止很多选手成功的下有价值的下注,而赢不到本属于他们的筹码。抓住一切机会用可以获胜的牌从彩池中获取最多的筹码,你很快就能成为一个不断获胜的选手。

编者提示: Stuart Rutter 是EPT巡回赛经常的选手,是32Red 扑克 资助的职业扑克选手 –今天就加入吧,存款就会得到 $500红利。

更多故事

您认为如何?